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歷史 >

全部歷史小說

  • 悍妻也秀色:相公吃了這碗軟飯
    悍妻也秀色:相公吃了這碗軟飯

    作者:摘星分類:歷史 連載中

    “嗯?你說什么?”李麗丹沒聽請駱幀的話,轉頭一笑,輕聲問道。“......沒有,你去休息吧,我再收拾下。”為什么自己會突

    小說詳情
  • 壺中天
    壺中天

    作者:親吻指尖分類:歷史 已完結

    陳元九感覺到自己的懷中有些異動,才想起來自己救下的那只小獸。這么久了,因為沒有什么動靜,他反倒差點忘記。急忙把懷里那只小

    小說詳情
  • 驚世強嫁妃
    驚世強嫁妃

    作者:佚名分類:歷史 已完結

    這一夜,明月樓早早打開大門,門口的姑娘各個舞著絹帕,招攬生意。樓內的大廳上,一個全身紅妝的女子,正舒展著自己腰肢,一顰一

    小說詳情
  • 美婢在下:霸君要不夠
    美婢在下:霸君要不夠

    作者:于墨分類:歷史 已完結

    一手拿著木梳,一手輕執著烏絲,我的動作輕柔而小心,就如在后宮中做人的道理一般。“星兒,你跟在哀家的身邊也快有五年了吧!你

    小說詳情
  • 棄婦重生:神醫嫡女
    棄婦重生:神醫嫡女

    作者:聞人陵香分類:歷史 已完結

    “伽?姐,你嘆什么氣?怎么了?”安寧偏偏頭,不甚明白。獨孤伽?故作出一副深沉的樣子:“安寧,你記住,男人都是會說情話的,

    小說詳情
  • 丞相家的小娘子
    丞相家的小娘子

    作者:慕辭小公舉分類:歷史 已完結

    “之之啊,那你能不能幫王姨把那個木盒子找到。”王英花嬌艷的臉上帶著說不出的嬌羞,仿佛欲語還羞,讓人想了解事情背后的隱情。果然,顧傾之張大了眼睛,好奇的問道:“王姨,你要我娘的木盒子做什么?”其實她是知

    小說詳情
  • 御用女廚:農場修仙記
    御用女廚:農場修仙記

    作者:寂寞春日分類:歷史 已完結

    無奈凌瀟瀟只要突破之前行走的范圍又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忽然眼睛一亮。看了看葉子,凌瀟瀟再次確認自己沒有看過,確實是紅薯。果

    小說詳情
  • 田園福妻
    田園福妻

    作者:沫離分類:歷史 連載中

    方子?什么方子?夏小麥愣了愣,隨后才想到,那小伙計估計以為自己是來抓藥的呢。走上前笑了笑,說道:“我不抓藥。”伙計頓時瞪大了眼睛:“不抓藥你來我這兒干啥?我可沒有多的銀子施舍給你。”伙計說完直接一甩手

    小說詳情
  • 雙生,孽海花
    雙生,孽海花

    作者:文戈.分類:歷史 連載中

    顧師傅也是個正經人,從小到大,接觸最多的女子估計就是我了,雖然他一身蠻力,但是卻是個害羞的人,平日里跟我說一句都臉紅,真

    小說詳情
  • 盛世風華之嫡女歸來
    盛世風華之嫡女歸來

    作者:星楓淺分類:歷史 連載中

    身體浮空的感覺讓落櫻然感覺離死亡很近,看到離自己那么遠的地面,她無法想象自己摔下去會怎么樣!身后,落星辰抓著她的腳:“怎

    小說詳情
  • 娘子要致富
    娘子要致富

    作者:賣火柴的小紅帽分類:歷史 已完結

    吃過飯后,蘇小柒和蘇城合力將裝了大約一大半的木桶搬了出來。伸手在木桶外壁上碰了碰,嗯,很好,還涼著。想了想,蘇小柒跑進屋

    小說詳情
  • 山河策:重生之侯門嫡女
    山河策:重生之侯門嫡女

    作者:木蕭蕭分類:歷史 已完結

    松鶴堂里,杭氏臉色鐵青,她自認為自己教導孩孫都算是妥帖的,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丑事,恐怕現在整個京城都會笑話長信侯府。老侯爺

    小說詳情
  • 鳳逆天下之庶女有恨
    鳳逆天下之庶女有恨

    作者:澹云分類:歷史 連載中

    姚莫婉正在擦臉,聽了這話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汀月一臉害怕的神情,她想了想,道:“不用擔心,他們不會知道的。你也不要多想,

    小說詳情
  • 歌落浮華
    歌落浮華

    作者:狼尾分類:歷史 已完結

    在街道邊上,建安最火的酒肆此刻人滿為患。此時已度過夏季迎來的秋日,但這秋老虎也是怕的緊。正值下午最熱的時段,三層高的酒肆

    小說詳情
  • 丞相家的小娘子
    丞相家的小娘子

    作者:慕辭小公舉分類:歷史 已完結

    穿著天藍色綢緞的孩童,又長的如此精致,任誰看了都心生歡喜。顧傾之完全順著心中的想法,就迎了上去,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一把抱起了白晨軒,吧唧一口就親了上去……不僅是白晨軒沒有想到,就連旁邊一圈的人都

    小說詳情
  • 醫妃妖嬈:殘王,別亂動!
    醫妃妖嬈:殘王,別亂動!

    作者:山河錦繡分類:歷史 連載中

    誰知,她在外面左等右等,眼見著手中藥汁都要涼了,阿欣還是沒有將東明帶過來。她一咬牙,在門上輕叩了三聲。里面一道冷魅淡漠聲

    小說詳情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