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農家藥妻:殿下心尖寵

更新時間:2019-11-20 16:31:52

農家藥妻:殿下心尖寵 連載中

農家藥妻:殿下心尖寵

來源:粉色書城作者:柚紙分類:穿越主角:林姝蕭祺

《農家藥妻:殿下心尖寵》是最近非常熱門的一本穿越古代小說,小說的作者是柚紙,主角叫林姝蕭祺,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林姝揉了揉又疼又脹的腦袋,暈暈乎乎不知面前這是什么情況。她的腰被一個半大的男孩抱著,耳邊是嚎啕的哭聲,還未弄清楚具體是怎么回事,就被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拽了起來,戳著鼻子謾罵,“快把銀子交出來,你們爹娘都死了,兩個孩子拿著錢不安全,我和你三叔代為保管。”...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林姝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覺得好吵,揉了揉還有些發脹的腦袋,卻看到小小的林復紅著眼站在一旁,怯怯弱弱賠著小心。不過見她醒來,還是欣喜地迎了上來。

“姐姐。”林復甜甜地叫了聲,擔憂地拉了拉林姝的手。“你沒事吧?你剛才昏倒,嚇壞我了……”

“沒事。”林姝搖了搖頭,望著殘破的院子有些頭疼。

看來她是真穿到這幅身子上了。

沒有選擇的林姝只能既來之則安之,在鄰居的幫助下,購置棺材將父母安葬入土。

草草做了頓晚飯,一邊吃一邊拉著林復從長計議。

“小弟,你再給我說說家里的情況,比如大哥什么時候回來,我們是否還有什么可靠的親戚……”林姝尋思著自己現下和林復相依為命,無依無靠,雖然靠著鋤頭和狼狗趕走了二叔三叔,不過他們并不會善罷甘休,很快便會卷土重來。

“大哥去參軍了,只前年回來過一次。”林復嘆了口氣,他也很久沒有見到大哥了,“至于嫂嫂,她一直住在隔壁村的娘家,和我們統共沒有見過幾面,應該也指望不上。至于其他的親戚……”

林復越說聲音越小。

“我知道了。”雖然林復沒有明說,不過林姝已經猜得七七八八。

大哥路途遙遠指望不上,嫂嫂也不像是會幫忙的主,至于剩下的親戚,一個比一個極品,都盼著分他們這點可憐的家產。

想想就覺得頭疼,但林姝還是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咬緊牙關,一手托腮琢磨。

“姐,你做什么?”林復一頭霧水看著正在收拾包袱的林姝,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還能做什么?打包值錢的東西走人。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沐嬌趁著收拾東西的空隙,抬頭看了眼林復。“你也別愣著了,幫忙一起收拾東西。若是被那些極品的親戚瞧見,到時就麻煩了。”

“哦。”

林復似懂非懂地點頭,不會違背林姝的話,已經學著她的樣子打包東西,準備跑路。

家里本就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兩人很快便收拾好了包袱,趁著夜色摸黑逃出村子。

林姝靠著原主的記憶,尋思只要翻過面前的那個山頭,便可以到底下的小村子,她可以在那里找份簡單的工作,養活自己和林復。亦或者可以入到山里找草藥什么,賣給藥鋪換錢。只要擺脫了那些極品親戚,分分鐘便能賺錢發財。

“姐姐,我怕。”林復小心翼翼地拽著林姝的手,一邊爬山,一邊小心地左顧右盼。

“別怕。”林姝安撫林復,拉著他來到稍微寬敞一點的山腰休息。

夜涼如水,一抹黑色的薄霧遮住晦暗殘破的敗月。

林復將自己的身子往林姝身上靠了靠,小心翼翼看了眼林姝。“姐……這里陰森森的,不會有鬼吧?”

“別胡說,這世上根本就沒有鬼!”林姝提高聲調,一邊安撫林復,一邊給自己打氣。

只是話音剛落,卻聽得嗷嗚一聲,驚得林姝險些一**坐在地上。

狼嚎?

林姝還未反應過來,便見一匹獨狼從暗處走出,幽蘭的眼睛放著寒光瞪著自己。

它流著涎水,尖銳的狼牙不寒而栗。

“狼……”

林復躲在林姝身后,嚇得哆哆嗦嗦,“姐,怎么辦?”

林姝腦袋一片空白,她……她也不知道。

獨狼偏著頭,并不著急進攻,隔著一段距離,就這么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的獵物。

這是林姝第一次看到野狼,不過卻異常清楚他的咬合力。

它尖銳的犬牙可以毫不費力地刺破脖頸處的皮膚,只需要一口,便能咬斷脖子,吸血食骨!

更可怕的是,她和林復的手上,甚至連件傍身的武器都沒有。

心,頓時涼了大半截。

難道她和林復,今天就要被交代到這里了?

林姝想到這,不甘心地看了眼正朝著她走來,露出獠牙的獨狼……

林復雖然嚇得瑟瑟發抖,不過往前挪了挪身子,費勁地將林姝護在身后,咬牙小聲給自己打氣。“娘親說復兒是男子漢,要保護姐姐。我不會讓它過來的!”

林姝怔怔看著小小的林復,被他剛才的話,感動得稀里嘩啦。

原主雖然有很多極品不堪的親戚,不過也有這么可愛懂事的小弟。

如果不是環境不合適,她現在只想抱起林復啃一口。

林姝咬緊唇瓣,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只獨狼離他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它削尖的獠牙透著兇險,貪婪地盯著自己即將到嘴的獵物。

“主上,我們剛剛好像聽到了狼嚎的聲音,就在那邊,還有女人的求救。”不遠處有一隊人經過,為首一人面冠如玉,氣宇軒昂,模樣打扮便和普通的村民不同。蕭祺本是大雍的皇子,因為某些原因來到這里尋找金礦,常年都住在山上,風餐露宿,可惜金礦一日沒有跡象,他便一日不能回京。

“女人,獨狼?”蕭祺冷冷笑了笑,“這都什么時候了,還會有女子在這時上山?山里危險又有猛獸,除非是一心向死。”

“主上說得對,說不定是某人的陰謀。”侍從想了想,不排除這個可能。

蕭祺用這樣的理由暫時說服自己,不過到底還是帶著一眾侍從朝著發出狼嚎的地方走去。

卻見一十二三歲的少年護著一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面前是一只虎視眈眈的獨狼。少年雖然嚇得雙腿打顫,不過還是將女子護在身后。女子亦被獨狼嚇破了膽子,不過并未如尋常女子一樣嚎啕大哭,不過唇瓣緊咬,死死盯著獨狼。

氣勢竟然不露下風。

兩人一狼就那么對視著,直至獨狼突然躍起,朝著女子一下撲了過去!

林姝本能地推開林復,絕望伸手一擋。

鮮熱的血噴在她的手上,林姝心上一寒,可是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

疑惑之余,不自覺吞了吞口水,壯著膽子睜開眼睛。

身前多了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手握匕首。

匕首上沾著鮮血,獨狼倒在他身側的地上……

猜你喜歡

  1. 江湖恩怨小說
  2. 種田小說
  3. 輕松爽文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