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情到濃時方知苦

更新時間:2019-09-23 17:52:22

情到濃時方知苦 已完結

情到濃時方知苦

來源:七悅文學作者:歐耶分類:言情主角:祝夢瑩傅景致

主角叫祝夢瑩傅景致的小說叫《情到濃時方知苦》,是作者歐耶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他問:“若我有朝一日負了你,你就拿這把劍剜了我,如何?”她回:“在那之前,我會先剜了我的心。”經年后,祝夢瑩站在戲臺上,再度看向傅景致,目光流轉而過,長長地、尖利地哀鳴:“大王,今后再不得 相見了!”這一聲長嘯,融入了畢生的愛恨,如杜鵑啼血,吟唱著不如歸去。傅景致瘋狂地朝著臺上沖去,厲聲喊道:“不要——!”...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九章拋頭露面

“你……”傅老夫人眉一擰,就要發怒,卻被柳嫣拉住,在她耳邊說著什么。

傅老夫人沉吟半晌,開口道:“按理說,離婚證要夫妻二人同去辦理,我若動用些手段也并非不能拿到。但有個條件,我兒為我賀壽的節目被你破壞,便由你上去唱罷!”

“好。”祝夢瑩點點頭,“不過上臺之前,我就要拿到離婚證。”

回到房間,她拿出自己珍而重之收藏的兩本結婚證,打開來,念道:“‘兩姓聯姻,一堂締約,良緣永結,匹配同稱。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此證。”

它們嶄新得像是剛拿到手,然而記載在這上面的感情卻沒有歷久彌新。

祝夢瑩沒有留戀的交給傅老夫人,一心一意的為壽宴準備著。

柳嫣大肆給自己結交的貴婦千金們發壽宴的請帖,言語間暗示傅少夫人要登臺演出。

兩日后——

“你要的東西。”傅老夫人冷著臉將離婚證“啪”地一聲扔到祝夢瑩面前。

祝夢瑩打開一看,旋即笑著收入懷中,繼續往臉上抹著油彩,遮掩住形如枯木的面容。

傅老夫人警告道:“唱砸了我饒不了你。”

此時,傅景致正悠悠轉醒,強撐著起身,待洗漱一番就去為母親賀壽。

不經意的瞥到枕邊的一個小本本,那上面明晃晃的三個字登時讓他大發雷霆,暴喝道:“誰?誰敢跟我辦離婚證?”

小廝一個哆嗦,跪下來回道:“是、是老夫人……”

傅景致抖著手打開,不由自主念了起來:“‘凡為夫妻之因,前世三生結緣,始配今生之夫婦。若結緣不和,比是冤家,故來相對。愿娘子相離之后,重梳蟬鬢,美掃蛾眉。解冤釋結,更莫相憎。一別兩寬,各生歡喜。’此證。”

“去你的一別兩寬,各生歡喜!休想,你休想!”傅景致將離婚證撕得粉碎,嘶吼道:“你祝夢瑩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他瞪著眼,不住粗喘著,“去,帶少夫人過來……”

小廝一臉為難,“少夫人今日要登臺唱戲,為老夫人賀壽。算算時辰,快上場了吧……”

“什么唱戲?母親是什么意思?”傅景致再也憋不住,猛烈地咳了起來,傷口被牽動,痛得他眉頭緊皺,臉色煞白,“讓你去你就快去!”

戲子乃是賤業,他為母親唱戲,也只能在壽宴結束后的私下,就算傳出去也是一段彩衣娛親的佳話。

母親怎能讓祝夢瑩拋頭露面供人取樂?!

小廝很快就灰溜溜的跑回來,苦著臉說:“老夫人說她看定了這出戲……小的就去找少夫人,結果她說,這出戲她演定了,要小的務必請少爺您去看!”

小廝捏了捏口袋里祝夢瑩塞給他的一副珍珠耳環,心想少夫人登臺,少爺那是一定會去的,傳不傳這話都一樣。

傅景致閉上眼把心沉下來,再睜開時,目光湛湛,起身穿好筆挺的禮服,朝前院走去。

“少夫人唱什么戲?”

“聽說老夫人指定的是《魂斷馬嵬坡》,嫣姨奶奶說不吉利,改成了《貴妃醉酒》。”

魂斷馬嵬坡……

傅景致的心驟然慌了一下,何止是不吉利,簡直是太晦氣!

母親這是明晃晃的厭惡祝夢瑩,五年婆媳不講一絲情分了。

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心口,他加快了步伐。

舞臺后面,祝夢瑩已經戴好頭飾、穿上戲服,安然坐在屋內。

透過小窗,看到戲臺下烏壓壓的人群,她平淡地掃過,目光定格在柳嫣挺著肚子熱情招待客人的臉上。

一切,都要結束了。

這時,傅老夫人身邊的婆子冷著臉推門而入:“祝夢瑩,該你上場了。”

小說《情到濃時方知苦》 第九章 拋頭露面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婚姻愛情小說
  3. 耽美小說
  4. 豪門世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