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王者鋒芒

更新時間:2019-08-26 16:49:22

王者鋒芒 連載中

王者鋒芒

來源:掌中云作者:西風漂分類:都市主角:韓寅趙靈雁

主角是韓寅趙靈雁的書名叫《王者鋒芒》,它的作者是西風漂寫的一本都市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蟄伏三年,只待一日羽翼豐,所有人都把我當作吃軟飯的廢物,而我卻是為了血海深仇,臥薪藏膽的王者。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剛開始我沒想到區區一張澹云居的邀請函就能讓他們產生錯覺,硬生生給自己編織了一個夢境,既然他們愿意做夢,那我就索性讓這個夢更宏大一些。當有一天,夢境被無情喚醒的時候,個中滋味一定非常好受。”韓寅瞇著眼睛說道。

“那您不擔心他們知道樊姨的下落就會無所顧忌?”陳嘉良又問道。

“樊姨住在澹云居很安全,我之所以買下澹云居,就是為了讓趙國林父子明白頭頂懸了一把刀,他們想要生存,就只能選擇隱忍。”韓寅冷笑道。

忍字頭上一把刀,誰能想到韓寅是先懸了一把刀在趙國林趙趙谷峰的頭頂,然后利用他們妄圖不勞而獲的貪念,教會他們忍字是怎么寫的。

陳嘉良徹底懂了,韓寅這看似多余的一步把趙國林父子推向了無邊的歧途。

“正好你去見一下樊姨的女兒孟安琪,兩天后安排她到特別行動組上班。”韓寅吩咐道。

“是,少爺。”陳嘉良恭敬地鞠了個躬。

澹云居的下山路上,趙谷峰不解地問道:“爸,陳先生還什么都沒說,您為何這么著急離開?”

“你以為我想離開啊,我是擔心待的時間越久越容易被看出端倪,你想想陳嘉良是何等精明的人物?”趙國林擦擦額頭上的汗珠悶悶地說道。

“樊慧芳這個老東西怎么會混到澹云居當保姆的?”趙谷峰恨恨地問道。

“澹云居再不接地氣總歸也是需要幾個負責吃喝拉撒的下人,你也知道樊慧芳當保姆的業務水平確實不錯。”趙國林頓了頓又接著說道:“這不是重點,讓我覺得可怕的是,我懷疑樊慧芳特意選擇到澹云居工作是那個廢物背后給她出的主意。”

“韓寅?”趙谷峰大驚失色。

“難怪我們把上港城翻了個遍都找不到樊慧芳,原來這個廢物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誰能想到他竟然把樊慧芳藏在了咱們的頭頂。”趙國林陰沉著臉說道。

“媽的,這個廢物太囂張了,等會到公司我就讓趙靈雁卷鋪蓋滾蛋。”趙谷峰情緒爆發了。

“谷峰,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遇事還這么沖動!眼下我們雖然知道了樊慧芳的下落,但是動得了她嗎?就算她只是澹云居的保姆,但多少也算是陳先生的人,倘若她毫無征兆突然離開,你覺得陳先生不會過問嗎?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想冒這個險。”趙國林訓斥道。

“爸,總不能任由那個廢物把我們玩弄于鼓掌之間吧?”趙谷峰不甘心地說道。

“這次的事真讓我對趙國廷的這位廢物女婿刮目相看。我們該慶幸陳先生還什么都不知道,為了谷函的終身大事和趙家的未來,你我只能暫時選擇忍耐。”趙國林無奈地說道。

“那個廢物的目的是不是就是想讓趙靈雁在公司擁有一席之地?”趙谷峰想了半天問道。

“大概率是這樣,樊慧芳是他唯一的籌碼,不到逼不得已他應該不會選擇撕破臉,因為撕破臉對他和趙靈雁都沒有實際的好處。”趙國林說道。

“原來他是想維持現有的狀態,之所以猖狂到讓我們直接去問他,是因為他知道就算告訴我們樊慧芳的下落,我們也不敢輕舉妄動。爸,難道我們只能一直忍下去?”趙谷峰問道。

“跟雷龍聯系一下,要清除障礙,他們這種混灰色地帶人辦法比我們多。”趙國林咬咬牙說道。

他是趙家的一家之主,決不能長期容忍有人在他頭上胡作非為。

“好,我馬上安排。”趙谷峰說道。

趙國林的耐心用完了,而趙谷峰早就想這么干了。

“對了,不要跟雷龍透露趙靈雁的真實身份。”趙國林補充道。

“雷龍不認識趙靈雁?”趙谷峰不解地問道。

“雷龍只在趙靈雁的婚禮上出現過,但是當時那么多賓客,再加上過去這么久了,未必認得出來。而且就算雷龍能認出來,以他現在的地位也不可能親自出來做事,你只要跟他和李濤談論的時候盡量不要提起趙靈雁這個名字就行。”趙國林說道。

“好的,爸,這事交給我了。”趙谷峰臉上露出陰鷙的笑容。

他們回到家后,被趙谷函好一頓追問,父子倆非常有默契地略過了樊慧芳這個不和諧的元素,只告訴趙谷函,陳先生態度非常謙和、熱情。

趙谷函聽得更是志驕意滿,忘乎所以。

不消半天的功夫,趙谷函即將嫁入澹云居的消息就在公司傳了個遍。

所有人都跟打了雞血似的,覺得公司即將一飛沖天,而他們作為公司的老員工離升職加薪肯定也不遠了。

趙家那幾個董事會的元老們無一不在夸贊趙谷函為家族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一夜之間趙谷函成了趙家的大功臣。

趙靈雁把頭埋得更深了,她只想用心工作,不愿除了在家,到公司還要受這件事的影響。

只可惜裝聾作啞了一整天,下班出電梯的時候還是很不湊巧地遇到了即將嫁入豪門的女主角趙谷函,后面跟著大包小包拎著一堆購物袋的財務部小助理。

“趙靈雁,這兩天我有個問題一直想不通,麻煩你幫我解答一下。”趙谷函戴著蛤蟆鏡把臉湊到趙靈雁的跟前說道。

“如果是關于你即將嫁入豪門的事,那我完全沒興趣。”被攔住去路的趙靈雁神情漠然地說道。

“你不是沒興趣,你是嫉妒不來。”趙谷函得意地揚了揚眉繼續說道:“不過我要說的不是這件事。”

“有什么話就請你直說,我著急回家吃飯。”趙靈雁沒好氣地回道。

“那個廢物的奧迪是你給他買的嗎?”趙谷函問道。

“跟你有什么關系?”趙靈雁皺了皺眉頭說道。其實她想說車是韓寅自己買的,但是她敢肯定趙谷函肯定不會相信,反而會牽扯出更多廢話來。

“看來還真是你給他買的,老實說你是不是已經讓他上了你的床?要不然你能對他這么大方?五十多萬,恐怕花光了你們一家所有的積蓄吧?”趙谷函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趙谷函你那么關心我的事干嘛?從小到大都拿我當假想敵,你自己不累我都替你看得累。以前我不理解,現在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骨子里自卑,覺得哪里都比不過我,嫉妒讓你跳腳。”趙靈雁冷聲說道。

“扯淡!我嫉妒?我一個馬上就要嫁入澹云居的人會嫉妒你?簡直是本世紀最大的笑話。我跟你直說吧,就在昨天,據說你那個丟光趙家臉面的廢物老公用你給他買的車去高鐵站接了一個青春靚麗的**,至于他們之后去了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趙谷函大聲喊道,全然不顧來來往往的公司員工。

趙靈雁頓時腦子轟地一聲炸了,這個消息對她來說實在有點太突然。

韓寅在華國無親無故,但是偏偏在高鐵站接的人,那代表他接的人就是從國內的某個城市而來,趙靈雁想給他找個理由搪塞都很牽強。

“怎么?被蒙在鼓里了吧?有些人啊,三年都堅持下來了,結果到最后功虧一簣了,更可悲的是對方還是個不值得托付的絕世渣男。”趙谷函大笑而去。

趙靈雁目光有些呆滯,趙谷函說得有板有眼,不像是捏造出來的,再說了,誰會去捏造一個大家眼里的廢物拈花惹草?

劇本都不敢這么寫,但是趙靈雁知道,生活中有時候越是覺得離奇的事情反而越貼近事實的真相。

“靈雁,下班了發什么呆啊?我都等你半天了。”不明所以的韓寅笑瞇瞇地站到大門口喊道。

小說《王者鋒芒》 第十六章 忍字頭上一把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百合小說
  2. 搞笑小說
  3. 歷史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