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

更新時間:2019-08-21 17:52:28

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 連載中

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

來源:掌讀520作者:砂糖分類:言情主角:舒窈厲沉溪

小說主人公是舒窈厲沉溪的小說叫做《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它的作者是砂糖所編寫的現代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是個啞女,龐大的身世背后,隱藏的是驚天的秘密。 十九歲就被繼母和姐姐出賣嫁給了他,浮華的婚姻下面,隱藏的又是一個驚天的陰謀,四年的夫妻,卻從未得到過他的認可。 作為國內首富的他,為了利益選擇了商業聯姻,本是步步為營,奈何變成了步步淪陷! 他閱人無數,卻迷上了一個滿心傷痕的她,是執迷不悟,還是萬劫不復?...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韓采苓和舒窈在樓下散步,陽光明媚,微風拂過,景色都讓人賞心悅目。

有路人經過時,韓采苓敏感的緊挽著舒窈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將她護在里側,生怕她有任何的閃失。

“舒小姐現在是特殊時期,要處處小心才是!”韓采苓提醒著。

舒窈微笑的點點頭。

和韓采苓接觸下來,感覺她確實是個很不錯的女人,落落大方,又知性淑婉,魅力十足。

坐在長椅上納涼,韓采苓有些渴了,舒窈急忙起身,在一側的販賣機里買了兩瓶飲品。

舒窈下午還有體檢,早早的回了病房。

沒多久,走廊上的警笛聲突響,震耳欲聾的聲音,驚擾了舒窈的思緒。

她放下了手里的書,聽到傳呼器里說,“緊急呼叫,VIP503病房患者心臟驟停,心外科……”

503病房,不就是舒窈的隔壁,韓采苓的病房嗎?

倏然,一絲的擔憂染上了眉梢。

沒過一會兒,房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巨大的響聲驚的舒窈一顫。

厲沉溪陰沉著臉,大步走至舒窈身邊,粗暴的將她拽起來往外拖。

她吃痛的表情湮沒在男人漠然的神情中,憤怒的火焰化作動作的肆虐,緊扣著她脈搏的手力道極大。

隨意的將舒窈拉到了隔壁病房,韓采苓像是剛經過了搶救,虛弱的躺在那里輸液,臉色極其蒼白。

厲沉溪抄起桌上的半瓶飲料丟給了舒窈,“這飲料是你買的嗎?買之前為什么不問問,采苓從小對奶制品就過敏!”

舒窈詫異的愣住,過敏?

韓采苓躺在床上,還強打精神擠出微弱游絲的聲音,“沉溪,別怪她,是我忘了說,她也不是故意的……”

氣若游絲的聲音,焦急的看著他。

厲沉溪眸色更冷,低沉的嗓音再啟,“舒窈,你是故意的吧?為什么不先問問!”

舒窈蹙眉,她也沒想到韓采苓會對奶制品過敏……

舒窈面色蒼白如紙,極力忽略手腕讓人昏厥的疼痛,小臉倔強的緊繃!

“你真的太過分了!”

他猛地收力,舒窈身體不穩,扶著墻才勉強沒有摔倒,心痛的一抽。

韓采苓無奈的皺眉,強撐著要坐起來,“別為難她了!沉溪,我沒事的,都是誤會啊!”

她越是這樣說,厲沉溪滿腹的火氣就越濃,他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陰謀詭計!

厲沉溪的氣焰瞬間高漲,冷道了句,“出去!”

言猶在耳,震痛著舒窈的耳膜。

心上也像豁開了個大口子,無數的鮮血涌入,痛入骨髓。

看著舒窈離去,韓采苓激動的忙坐了起來。

他卻大步上前,按下她的肩膀,將她重新固定在病床上,“先別動,感覺怎么樣?”

“我沒事,但你聽我說,真的和舒小姐無關,是我自己的錯!”韓采苓糾正著,清純的眸子里不含任何荒蕪。

厲沉溪看著她,沉冷的俊顏,面無表情。

“我以為過了這么多年,我過敏的毛病應該好了,沒想到……”

他清遠的濃眉緊皺,她不知道,她此時嘴唇泛白,臉色憔悴,整個人都異常糟糕,但偏偏還要替舒窈說話!

韓采苓只覺得自己投昏昏沉沉的,漲的好像在桑拿房,重新躺下,在臨閉眼入睡前,還提醒他,“別忘了等下去看看舒小姐,真的不怪她!”

厲沉溪深眸一緊,睇著她的目光更深了。

他走去隔壁時,舒窈正在收拾東西,已經可以出院了。

他高大的陰影籠罩,男人立在她身后,長臂撈住了她的腰,撫著高聳的小腹,身上的戾氣逐漸消退。

舒窈低眸,看著腰腹上骨節分明的大手,想都沒想小手就撥開了他的。

厲沉溪一怔,舒窈又從他身旁繞過去,快速的收拾東西。

他眸色沉了。

不等厲沉溪思考,舒窈拿過自己的手機,在短信里輸入了一句話,遞給他過目。

“我不是故意的!”

幾個字,解釋著她心中的郁結。

莫名的,他卻在觸及的一瞬,笑了。

邁步上前,單手捏起了她的下巴,仔細打量著她精致的小臉,蹙眉,低醇的嗓音侵臨,“我為什么要信你?”

夫妻之間,彼此信任應該是很正常的吧!

舒窈注視著他,如小扇子般纖長的睫毛輕顫,眉心也跟著頻蹙,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別說她是個啞巴,就算會說話,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所以,片刻,男人黑如點漆的眸子迎著她清澈的目光,又換了個問法,“你值得讓我相信嗎?”

舒窈愣住了。

厲沉溪卻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提高音量,“張媽——”

很快,外面的保姆推門進來。

“少夫人需要養胎,再在這里住段時間,照顧好她!”

張媽立馬恭敬的應聲,走過去將舒窈收拾好的行李再重新打開。

吩咐完,厲沉溪轉身向外前,俯身在她耳邊低語了句,漫不經心的口吻,卻讓舒窈心底發顫!

他說的是——不是要保胎嗎?那就在這里一直等到孩子出生前,都不許踏出半步!

舒窈心痛的麻木,眼淚簌簌而下。

說到底,他還是不信她……

而且,還將她軟禁在了這里!

而轉天,有關厲沉溪和韓采苓的新聞,便在各大報紙上刊登了,什么‘舊情復燃’‘**火熱’各種字眼接踵而來。

還有厲沉溪來醫院時,被人**的照片,占據了整個頭版頭條。

舒窈翻看著報紙,詫然驚覺,原來韓采苓是他的前女友!

心里有股復雜的感覺在逐漸彌漫。

張媽及時收走了這些報紙,還說,“少夫人好好養胎,其他的事情不要想!”

舒窈苦笑,那可是她的丈夫,可能不多想嗎?

“她倒是想不想了,可能嗎?”

一道冷冷的女聲從外面傳來,循聲望去,看到一身婀娜的舒媛,提這個**款的小包包,推門進了病房。

而舒媛的身邊,還有薛彩麗。

張媽急忙問好,然后找個由頭躲開了。

剩下幾個人時,薛彩麗憋了一肚子的怒火,瞬間傾倒,直接說,“舒窈,好歹我也算你大媽吧?養了你這么多年,想不到是個白眼狼啊!”

“何止是白眼狼,簡直就是個畜生!”舒媛在旁邊補充。

舒窈卻一陣發懵,都在說什么呢?

小說《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 第十章 我不是故意的!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歡喜冤家小說
  3. 逆襲小說
  4. 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