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少年圣醫

更新時間:2019-08-21 12:09:23

少年圣醫 連載中

少年圣醫

來源:掌中云作者:七寶浮屠分類:都市主角:林樹穆婉兒

主角是林樹穆婉兒的小說叫《少年圣醫》,它的作者是七寶浮屠最新寫的一本都市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山村走出的少年林樹,因被陷害慘遭學校開除,回村之后更是被多方欺凌,絕望之際融合神秘陰陽珠,從此雙手控陰陽;陽可生萬物。治盡天下病;陰可懲惡人,除盡世間邪,從此風生水起,美女財富滾滾來,踏上人生巔峰!...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村委大院里氣氛有些僵硬,像是有個火藥桶被點燃似的。

王金河連扶了幾次眼鏡,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怎么老林頭撿來的這野小子跟換個人似的,面對發怒的王德柳都不待害怕的?好肥的膽氣!

僵持間,村主任劉文軍這個老好人小跑出來,看看場面微愣,隨即笑道:“小樹來了啊,不能上學了不打緊,你學習好回頭再考一年就是了,來村委有啥事,都別站著了,進去說吧?”

“文軍叔,我不打算再考嘞,就在村里待著了,現在全國發展三農呢,我也響應下號召!”林樹對劉文軍印象還不錯,笑呵呵的回應著。

聽他提這個,三人眼神都有些微微變化,劉文軍更是笑道:“到底是上過大學還去省里見過市面的,就是不一樣,開口就比我們這些大老粗強多了,進去坐坐吧!”

林樹搖頭道:“坐就不坐了,別耽誤你們工作,我是來給李嫣然開貧困證明的,她們家情況咱們大伙有目共睹,聽說早上來被卡了?”

“這個……哪有的事!”劉文軍堆著笑,他算是看明白了,林樹可跟原來完全不同了,不說別的,單單是對什么政策之類的了解,不比他們少,這樣的人可沒普通村民好糊弄搪塞。

王金河扶扶眼鏡不說話,這時王德柳卻冷笑道:“有這回事,她們家拿了我家的上萬彩禮錢,上學足夠了,怎么著,你小子有意見?”

“說對了,我還真有點意見!”林樹笑呵呵看過去問道:“李嬸體弱多病,借你家的錢都看病用了,就靠著點薄田沒別的收入,完全符合申請助學貸款的貧困家庭標準,你說不符合難道就不符合了?”

“呵呵……”王德柳在朝陽村當了幾十年土皇帝,哪能接受得了被個年輕后生跳出來質疑?他冷笑著點根煙,深吸一口道:“李嫣然是我未來兒媳婦,她上學需要錢來跟我要自然就有了,用不著貸款更用不著你小子指手畫腳!”

“王德柳,你好歹是咱們村有頭臉的人物,就因為你兒子相中了李嫣然,就以此來要挾人家孤兒寡母的,不覺得丟人現眼?”

王德柳啪得把煙摔在地上,瞪著眼怒吼道:“林樹,你他娘跟誰說話呢,敢直呼老子大名,我看你小子不想再朝陽村待了,想無家可歸是吧!”

“瞧你這話說的,我跟你非親非故的,怎么就不能直呼你大名了?”林樹瞇眼笑道:“怎么著,想用封建殘余的族長家法那一套嚇唬我,可惜我也不姓王啊!真有威信坐上村長的位置,到時候再來嚇唬我也不遲!”

王德柳徹底惱了,氣得把牙齒咬得嘎嘣響,他這些年仗著本家人多勢眾,他又是個族長,在村里橫行無忌,哪有人敢跟他這么說過話?

朝陽村是個自然村,原本跟山棱北邊的山陰村是一個行政村,之前村里的事幾乎就他王德柳一個人說了算,畢竟人多勢大的沒人敢招惹反抗;

后來村子從山陰村脫離也要組建村委會,他王德柳本來信心滿滿要當村長,但卻沒被批準允許,最后只能選出了村主任和會計,算是簡單的村委會了;

有錢有勢的王德柳自然不死心,放出狠話他當不了誰也別想當,村長的位置一來二去也就空了下來,這些年他一直在折騰,但始終沒能落實,這事已經成了他的心病。

如今被林樹這么提出來,王德柳覺得簡直是被羞辱了,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抄起院子旁邊放著的掃帚就要動手打人。

“王哥王哥,別跟年輕人一般見識!”劉文軍死死抓住掃帚,趕忙又道:“林樹,李嫣然的情況我們會再商量的,你趕緊回去吧,這事別摻和了。”

“文軍叔,這事我還真得摻和,今天我來不光是要給李嫣然開貧困證明的,開得跟村委會重新明確下老宅的歸屬權,規章條例都是現成的,有分歧我可以再去鎮上問問。”

“喲呵,拿鎮上來壓我?小子你第一天來朝陽村?再特娘的不滾蛋老子這就廢了你!”王德柳氣勢洶洶又要搶奪掃帚。

林樹笑的有些冷,不但沒走還直接轉身走到門口倚在門上,笑道:“你廢個看看,真覺得這還是舊社會呢,當個族長仗著人多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就憑你擾亂村委會工作,阻撓欺壓貧困村民,捅出去你猜上面知道了會怎樣?”

王德柳有些驚疑,他橫慣了也沒人敢有怨言,還不知道事情捅出去會怎樣,下意識看向有些文化的劉文軍和王金河,不料卻看到倆人臉色都一言難盡。

“除非你能殺人滅口,可你有哪個膽子嗎?不然的話,現在都網絡問政時代了,你就算能攔得住我去鎮上,也攔不住我在網上發帖曝光吧,到時候咱們村可就得上新聞了,放心,輿論壓力下,縣里肯定會直接過問的,別懷疑,我從不撒謊,很實誠的!”

王德柳聽的莫名心驚,也終于意識到,這個跑去東云上過大學的小子,跟村里其他人已經不一樣了,很不一樣!

“這事啊,卻是得從長計議,小樹你也別太沖動!”劉文軍也聽的肝顫,心道這要是捅出去,連帶他們都得跟著倒霉,趕緊出來和事,一邊說著一邊給王德柳使眼色。

王德柳一番臉色變幻,到底還是有點忌憚林樹說的那些,說到底他跟村里其他人沒太大區別,都是環境封閉落后的村民而已,哪懂那么多啊,真有點被林樹給唬住了!

見狀劉文軍暗喜,也不再猶豫,轉身去開了證明蓋上章,不顧王德柳的吹胡子瞪眼,趕忙交給林樹示意他趕緊走。

王德柳雖然恨得牙癢癢,可一時間也不敢橫加阻攔,說白了還是忌憚林樹說的,怕真惹急了這見過市面的小子,真給捅出去徹底壞了自己前程。

“哦對了!”在王德柳充滿恨意的目光中,林樹走到村委會院門口又突然停下,轉身笑道:“我知道你欺負人欺負慣了,現在感覺很憋屈很不爽,不過還是提醒你,想報復的話,盡管沖我來就行!”

王德柳簡直要氣炸,恨不得現在就叫人弄死林樹,可這里到底是村委會,他只得咬牙切齒道:“放心小子,很快會有人教你該怎么做人的!到時候,再讓你知道知道馬王爺幾只眼!”

他把每個字都咬得很重,可見惱恨之深,然而林樹懶得理會,憨笑著道謝出門去。

等林樹前腳剛出門,王德柳朝隔壁自家二樓點點頭,隨即背著手拉著臉,叫著滿頭霧水的劉文軍和王金河進屋喝茶去。

劉文軍自然知道王德柳什么脾性,進屋之后猶猶豫豫道:“王哥,別的事我不好插嘴,但今天林樹來辦的這事,是合乎規矩的,而且,這孩子在東云見過市面了,以后說不定對村里發展有幫助,真不必要鬧太僵。”

“哼!”王德柳重哼著把茶杯蹲在桌子上,瞪過來道:“文軍,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無非是讓我別跟他一般見識,可剛才你們都瞧見了,這小子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這事我能忍?野崽子,真他娘的欠收拾!”

劉文軍聞言嘆口氣,他知道王德柳根本沒聽進去他的勸,其實這次他真不是為了和事,而是真覺得,如今的林樹不管從哪方面,都不再是當初的那個黑小子,不好招惹了,而且又懂那么多,說不定是村里可用的人材。

王金河雖然也是王德柳的本家,但生性謹慎,猶豫一番才道:“林樹這這孩子的確長見識長本事了,這對村里未必是壞事,哥你得從大局考慮啊!”

王德柳不知是不是會錯了意,哈哈大笑道:“我當然會顧全大局嘛,今年還指著當你們領導呢,行了,年輕人的事讓年輕人去解決吧,來喝茶喝茶不說了!”

王金河聞言怔了怔低頭不語,劉文軍卻心道壞了,看這架勢,王德柳鐵了心要教訓林樹啊,這可如何是好?

暗嘆口氣,劉文軍只能低頭繼續喝茶,該勸的也勸了,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默默祈禱著千萬別處什么事才好,不然可惜了林樹這么好的人材……

小說《少年圣醫》 第13章 貧困證明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歡喜冤家小說
  2. 宮斗小說
  3. 異世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