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總裁 > 一億寵妻:總裁輕點寵

更新時間:2019-08-20 17:19:20

一億寵妻:總裁輕點寵 已完結

一億寵妻:總裁輕點寵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檸檬不酸分類:總裁主角:千伊許笛笙

獨家小說《一億寵妻:總裁輕點寵》是檸檬不酸最新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千伊許笛笙,內容主要講述:她是千家最不受寵的大女兒,陰差陽錯成了豪門億萬新娘。新婚之夜就慘遭虐待,她被貶的一文不值。這個男人于她而言,有著致命的危險,嫁給他就注定了,不會有幸福可言……但,事實上——“你不要臉,離我遠點。”她有些惶恐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你剛才可不是這么說的,過來。”他薄唇輕啟,命令的口吻帶著一絲輕哄。她嬌羞的退卻。“我不!”“老婆乖,坐上來。”他身體力行來教女人實話實說。“唔……”她一肚子的委屈還沒來得及說完,這個禽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吃過晚飯后天已經逐漸黑了下來,一天黑就代表許笛笙要回來了,他一回來就沒好事,千伊焦躁不安,她爬下床很想離開這個一到晚上就變成噩夢的主臥,剛想擰開門把走出去,門就再次從外面打開了。千伊的心頓時被提到嗓子口,瞪大了雙眼盯著被打開的門,出乎意料看到的竟是張媽。她的心落回原地,放松下來的她發覺自己腿有些發軟,差點跌坐在地上,張媽眼尖扶住千伊,并擰眉道:“少夫人身體恢復前不許再下床了!”

她的語氣有些強硬,但卻是布滿關心的,千伊被張媽扶回床上,看著張媽擔憂的臉,她不由得心軟了下來。

見千伊點頭,張媽才說出她突然上來的原因:“少爺剛剛打電話來,他今天臨時出差,一個星期后才回來。”

聞言千伊不由得愣了一愣,落在張媽眼里卻成了另一番意味。她這副表情顯然千伊是不知道許笛笙突然出差的事情,二人新婚燕爾,千伊卻從張媽嘴里知道這件事情,不開心也是正常的。張媽想著拍了拍千伊的后背:“少夫人不要想太多,少爺也是太忙才沒有告訴你的。”

張媽的話猛地將千伊的心都提了起來,她急忙跟張媽解釋:“張媽我沒有怪他,真的。”

什么怪不怪的,她還巴不得他以后就在外面出差別回來了。

但不說還好,一說越描越黑,張媽只覺得千伊通情達理,她讓千伊早點休息就走了。千伊也不知道張媽是怎么想的,不由得覺得頭疼。她撫著額,忽然就想起昨天張媽看她那雙曖昧的眼神,她驀地瞪大雙眼,許笛笙是從張媽那里誤會什么了么?可將昨天許笛笙從許家老宅把她帶到公寓的事從頭到尾梳理了一遍仍是茫然不已,他究竟誤會什么了?還有他說是她先開始的,她先開始什么了?不是他娶她的嗎,而且是他先碰她的啊,她也從來就沒有勾引過他,怎么就變成她先開始的了?

理不清頭緒的她索性不想了,回過神來才發現她竟然發了兩個小時的呆,她關掉燈倒頭睡起大覺。

許笛笙是下午三點飛的瑞士,十三個小時后抵達,因為時差原因,他到達瑞士時是晚上十點。

一下車他就收到一個未接電話,來電顯示人是奶奶,他擰了擰眉,現在國內是凌晨四點鐘,所以他沒有回撥電話。

回到酒店洗好澡時已經十二點,許笛笙躺在床上整理了會資料,手機在這時又響了起來,他不用看來電顯示就知道是誰。

現在國內是六點,奶奶從來不嗜睡,這個點已經醒來了。

“已經到瑞士了?”

出差的事許笛笙只和張媽說了,所以奶奶會知道在他預料之中,張媽是奶奶的眼線,要是他一聲不響離開公寓,奶奶定會暴跳如雷。以往他出差奶奶從不會打電話打擾他,這次他告訴了張媽他出差的事奶奶就在飛機上給了他電話,必是公寓那邊又發生了些什么。

許笛笙輕輕“嗯”了一聲,等待奶奶接下來的話但出乎意料奶奶并沒有說什么,甚至沒有提起千伊,奶奶只是讓他注意身體,健康遠比工作重要。

掛掉電話的許笛笙難得發了一會兒呆,意識到奶奶對他關心的動機,他不由失笑。奶奶自知她對他的逼婚必是在他心里積下了一抹小怨,想要消掉這抹小怨可是又絕不會道歉,于是用這樣一個笨拙的方法讓自己的孫子原諒自己。許笛笙被奶奶逗笑,當即關了電腦睡覺。

實際上許笛笙壓根就不生奶奶的氣,因為他知道,半年后,他和千伊絕不會還是夫妻。

六點剛到千伊就醒了過來,從千家帶來的生物鐘。在千家的日子,不同于那兩個被嬌生慣養小姐,她每天都早早起來,因為沒有人會給她做吃的,如果她不趁早起來給自己做吃的,等繼母起來,她就會沒有東西可以吃。

疼痛還未緩解,千伊不得已只能在床上再躺一日,張媽還想讓千伊再躺幾日的,但千伊實在受不了了。她并不嬌氣,不需要一直躺在床上,雖然雙腿間還有刺痛感,但已經不會像頭一天那么疼了。不能單獨走路,但扶著墻站一會兒還是沒問題的。

第六天的時候她才完全可以自己走路,趁著許笛笙不在家的空檔,她繞著許笛笙的公寓走了一圈。那天被許笛笙抱進家里的時候她想許笛笙是不是在做戲給張媽看想得太入神而沒有注意到,原來許笛笙的公寓是二層樓的。許笛笙的主臥在二樓東面,而張媽的房間在一樓西面,加上隔音效果非常好,所以二樓無論做什么,一樓基本都是聽不到的。就算許笛笙不斷踹門那晚的聲音很大,傳到二樓也只成了小小的一聲悶響,并不值得關注,難怪那晚張媽沒有上來。

二樓有三間房,主臥一間,書房一間,千伊詫異的是另外一間竟是健身房。一樓除了廚房還有兩間房,一間作了倉庫,一間原先是客房,張媽來了后成了她的房間。

千伊從樓上下來時張媽正在打掃衛生,見到她下來,張媽停下手上的動作:“少夫人,早餐已經做好了。”

關于“少夫人”這個稱呼,千伊先前就和張媽強調過許多遍,喊她的名字就好,但張媽硬說這是規矩,坳不過張媽,她只能默認這個稱呼,盡管很不習慣還是得承認張媽每次一喊這三個字就是在喊她。

千伊從張媽手里拿過掃把,笑著說道:“張媽我們一起吃。”

如果說“少夫人”這個稱呼千伊和張媽糾結了許多遍,那“一起吃飯”這個問題就是張媽和千伊糾結了許多遍。無論千伊如何勸說就是生氣了張媽也不肯和她一起坐下來好好吃個飯,希望有個人能陪自己吃飯的她始終不能如愿。

張媽硬將千伊推到餐桌前,然后出去繼續打掃衛生。千伊看著張媽打掃衛生的樣子,萌生了幫忙的念頭,她快速吃完飯后打濕拖把,從浴室拖向廚房,再從廚房拖到客廳,二樓掃完地下來的張媽一見千伊在拖地頓時目瞪口呆:“少夫人你這是做什么?”

千伊被喝住,茫然的抬起頭,這不是很明顯嗎:“拖地。”

張媽匆忙跑下來,奪過千伊手里的拖把,千伊自然是不給,她從張媽手里奪回拖把,張媽又搶過來,一老一少竟就為了個拖把在客廳爭得面紅耳赤。千伊口干舌燥的倒了杯水喝,手還是抓著拖把不放。張媽接過千伊遞過來的水杯,喝完之后放在了桌上。見張媽仍沒有要放手的意思,千伊無奈喊道:“張媽,我真的好無聊,你就不能給我點事情做嗎?”

張媽搖頭,一副“我絕不放手”的樣子,但轉念她又道:“少夫人想要找點事情做很簡單,少夫人可以看書,可以畫畫,可以彈琴,可以看電視,還可以黃昏的時候去外面散步,但就是不能做這種粗活。”

耷拉著腦袋,千伊最終放開那同樣被張媽緊緊攥著的拖把,倒頭睡在沙發上,想了一系列張媽提的她沒有興趣的建議后,她重重嘆了口氣,哀怨道:“那我晚上去散步的時候,張媽要陪我去。”

張媽一口答應。

悶在公寓里足有一個星期,千伊吃完晚飯出來時太陽和昨日一樣還沒完全下山。千伊找了張能曬到陽光的椅子坐了下來,她像昨晚一樣瞇著眼淋日光浴,雖然這日光并不強烈。

張媽接到家里的來電,為了不打擾千伊她走到了一個較遠的地方,碰巧看見許笛笙的車駛進來,許笛笙抬眸的時候也看見張媽,他愣了一下,眼角瞥見不遠處愜意的坐在椅子上的千伊目光頓時一沉,他不該抬頭的。

許笛笙停下車并搖下車窗,張媽還沒開口許笛笙先道:“公司的事還沒處理完,我先上去,張媽照顧好少夫人,少夫人玩膩了就一起上來。”

張媽明顯一愣,許笛笙搖上車窗就要將車開走,張媽急忙拍了拍車窗道:“少爺,我兒子剛剛來電話說是有急事,我先去接個電話,少爺能不能陪陪少夫人,等下我一接完電話馬上就回來。”

許笛笙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也就張媽是奶奶派來的人才敢和許笛笙談條件。瞥了眼著實焦急的張媽,許笛笙最終點頭:“我先去停車。”

張媽喜出望外,來不及和千伊說明情況電話就再次響了起來。

千伊感覺眼前逐漸弱下去的光亮突然直接變暗,她睜開雙眼卻看見那張已經一個星期沒有見面的俊美面孔,背光而立的他顯得更加迷人。他的突然出現令沒有絲毫心理準備的她心口猛地一顫,沒有他的這個星期過得太愜意,她都快忘了許笛笙的存在。想起他一個星期前對她做的那些難以啟齒的事,她的臉“騰”一聲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她猛地站起來卻和許笛笙拉成近在咫尺的距離,她才驚覺原來他這么高,而她頂多到他的脖子處。

小說《一億寵妻:總裁輕點寵》 第五章 巴不得他以后別回來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女強小說
  2. 古代小說
  3. 娛樂圈小說
  4. 未來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