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神龍廢婿

更新時間:2019-08-19 16:44:36

神龍廢婿 連載中

神龍廢婿

來源:掌文作者:十指舞動分類:都市主角:江魚唐西西

主人公叫江魚唐西西的小說是《神龍廢婿》,本小說的作者是十指舞動最新寫的一本社會都市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偶得神龍丹,長生九千年! 他曾與鬼谷論道,與秦皇對酌。 幫劉邦起義,助唐皇登基。 做過謀士,當過將軍。 第九次渡劫失敗的他,卻成為了最廢的上門女婿,要學習怎么在都市生活...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經理你……你確定?"

兩名保安看到元義指著的人時,腿肚子都在打轉,心臟都嚇得差點蹦出來了。

尼瑪啊!

這可是連周安飛都要恭敬對待的貴客啊!

他們這些小保安在他面前,可說連根毛都算不上。

元義竟然指控他是小偷,這特么也太扯淡了。

元義皺眉喝道:"不是他難道還是我不成?你們這是干什么?還不快把他抓起來?"

"經理,這……恐怕是個誤會!"其中一名保安怯怯看了一眼江魚,解釋道。

"誤會尼瑪,我是經理,我說了算,抓!"元義大怒呵斥。

"哼,真是好威風,被抓的恐怕是你吧!"

突然,一個人從一側大步走出,臉色嚴肅,不怒自威。

"周總,您這話是什么意思?這個人肯定沒會員證,不信你們可以查。"

元義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兀自解釋。

碰!

周安飛突然飛起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將他踢飛兩米多遠,重重撞在裝飾墻上。

"信口雌黃,誣陷好人,該打。"

周安飛冷聲說道,心中暗罵不已。

這小子敢惹江先生,不是茅坑打手電,找死么?

雖然他是元守道的孫子,但得罪江先生,永遠別想翻盤。

元義張嘴吐出一口鮮血,眼神發紅的的叫道:"周安飛,我爺爺和周老是兄弟,你敢打我?"

"CNMLGB,打的就是你這個蠢貨。"

周安飛冷哼一聲,大步向前,又一腳踢在元義的肚子上,將他踢得像一只大蝦彎曲起來。

這貨死到臨頭還不自知,讓周安飛有些無語。

原本想要放水的心思頓時就沒了。

咳咳!

元義咳嗽起來,感覺胸腹之中翻江倒海,難受到了極點。

他劇烈咳嗽,眼眶發紅的大叫:"周安飛,我爺爺一定會弄死你,為我報仇。"

"你知錯么?"

周安飛冷聲道。

"我錯你媽,你居然幫著外人打我,你是不是收了那小子的黑錢?"

元義做夢也想不到周安飛居然會幫江魚,除了這個理由,他實在想不出其他。

周安飛大怒:"我收黑錢?你腦子里面都是牛糞吧!"

周安飛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拳腳下去,打得元義哀嚎不已。

突起變故,趙坤頓時傻眼,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曾經有幸,他見識過一次周安飛的威風。

那是一次地下聚會,S市各個區域的大佬們,紛紛拜見周安飛,像是拜見祖宗一樣。

而那些大佬,平時在趙坤面前,都是爺。

連元義這么牛逼的人都被周安飛給狂揍,他趙坤又算得了什么。

倒是江魚,看得津津有味。

兩名小保安陪著笑,討好的看著江魚。

對于這種情況,他們早有預感。

這可是連周老都恭敬有加的大人物,元義算個錘子,還敢主動挑釁,去抓人家,這下終于踢到鐵板了吧!

看著神采飛揚的元義被打得哀嚎不已,而周圍卻沒有一個人上前阻止,趙坤的心都涼透了。

前一刻,他還以元義為榮,這一刻,卻恨不得從來不認識他。

元義一開始還不斷辱罵還嘴,被周安分一頓爆捶之后,頓時老實不少。

"別打了,我們可是自己人啊!"

元義嚎啕大哭。

"誰他媽和你這個**是自己人?"

沒有聽到江魚的指示,周安分也不敢停手。

"我知道錯了,別再打了。"元義無奈,只好認錯。

"你知道自己錯在哪了么?"

周安分一把將他提起,像是提一只小雞仔般,直接扔在了江魚和趙坤面前。

江魚微笑道:"元少,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報應來得好像有點快啊!"

"WCNM,你知道我是誰么?我爺爺是元守道,是首富周朝安的拜把子兄弟,你敢惹我,我要你家破人亡,連你老婆和小姨子,也都是我的。"

被周安飛打,他倒也認了。

畢竟對方是周朝安的心腹,又是S市地下王者,自己真的惹不起。

但江魚一個廢物女婿居然也敢嘲笑自己,那就果斷不能忍了。

周安飛一臉驚愕的看著元義。

他沒想到,這個人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到現在都沒明白自己招惹了誰。

江魚臉色一沉,道:"元少,你我無冤無仇,何必步步緊逼?"

"我就逼你怎么了?你這個死廢物,性無能,放著那么好的姐妹花不采,不就是為了給本少留著么?你放心,我會好好疼她們的。"

元義將所有的委屈和憤怒,完全轉嫁給了江魚。

他滿臉是血的猙獰表情,像是一頭瘋狗。

江魚輕輕一嘆,沒有說話。

元義見狀,更是以為江魚慫了。

他咧嘴一笑,正要再次威脅嘲諷,卻感覺頭頂一股勁風傳來。

周安飛一拳將他打倒在地,怒罵道:"元義,你真的無可救藥了。"

原本想借此機會,看看能不能求得江魚原諒,誰知道這貨居然還這么囂張。

周安飛內心嘆息一聲,自己欠元家的情,到這份上已經還清了。

他沒使用內力,否則,元義早就廢掉了。

不過單純拳腳之力,也夠元義喝一壺。

周安飛打人是個行家,元義殺豬一般慘叫,看起來很凄慘,實際受傷并不重。

江魚瞥一眼趙坤,淡淡道:"世事無常,做人不可太囂張,表姐夫,你說呢?"

趙坤臉色煞白,怔怔看著江魚,說不出話來。

江魚嘆息道:"寧拆十間廟,不壞一樁婚,惡有惡報啊!我看元少好像連四肢都斷了,真是可憐。"

趙坤顫聲道:"江魚,你別幸災樂禍。"

江魚的話,他沒當回事,但周安飛卻是臉色大變。

他知道自己下手太輕,江先生有些不滿意了。

周安飛眼神之中殺意一閃,揮動鐵拳,重重砸在元義雙腿上。

咔嚓!

咔嚓!

元義雙腿,直接斷裂,不成人形。

元義慘叫,黃豆大的汗珠滾滾而落,滿臉難以置信。

元家和周家,形同一體。

他爺爺元守道,更是周朝安的結拜兄弟。

一開始被周安飛毆打,他甚至還想著報仇。

但這一刻,他卻怕了。

周安飛是真的想弄死自己啊!

周安飛冷漠無情,接連出手,折斷他的四肢,卸掉下巴關節,讓他叫不出聲來。

此刻的元義,身子呈現出詭異的弧度,完全違反了人體關節的極限,讓人頭皮發麻。

太殘暴了!

趙坤差點嚇尿。

他寧愿遇到惡魔,也不愿意面對周安飛。

"將他帶走。"周安飛卻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揮揮手,幾名保安上前,將元義抬走。

隨后,他抬步走了過來。

趙坤渾身顫抖,牙齒打架。

周安飛的殘暴,超出了他的想象,擊潰了他的心理。

"你是元義的朋友?"

周安飛掏出手帕,漫不經心的擦拭著拳頭上的血跡,淡淡瞥一眼趙坤。

噗通。

趙坤承受不住心理壓力,跪倒在地,哀求道:"大哥,我和元義不熟,求求你別殺我。"

一邊哀求,他一邊祈求的看著江魚。

江魚這時候要是補刀的話,他可就死定了。

元義的慘狀,不斷在腦海縈繞,讓他恐懼萬分。

周安飛卻是看也沒看他一眼,征詢的目光看向江魚,恭敬的道:"江先生,您還滿意嗎?"

趙坤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周安飛問江魚這個窩囊廢滿意不,這不是搞笑么?

這一切,和這個廢物有什么關系?

他何德何能?

自己趴在地上求饒,他不僅看戲,還能受到如此優待,簡直天道不公。

趙坤內心充滿了憤恨,怨毒的眼神死死看著江魚的腳。

"這是你們的家務事,與我何干?"江魚微微一皺眉。

周安飛表現如此明顯,怕是會引起趙坤的懷疑。

周安飛也是個伶俐之人,頓時明白自己做得太過火。

江先生喜歡低調,自己這么做,很可能會暴露他的身份。

他靈機一動,道:"這個元義貪污公款,欺上瞞下,而且,他還利用中獎信息欺騙你們家,實在是罪大惡極,我現在懷疑這個人就是他的同伙,江先生,需要將他抓起來審問不?"

這句話將趙坤嚇得魂飛魄散。

被周安飛審問,能落得好么?

元義那么牛逼的人物都被打成了這樣,要是他的同伙,豈不是要被打死?

他顫聲道:"大哥,我真的和他不熟,求求你一定要相信我。江魚……江魚你趕緊告訴大哥,我和這個人沒什么關系。"

見周安飛無動于衷,趙坤連連磕頭求饒,額頭都紅了。

周安飛故意問道:"江先生,是這樣么?"

江魚卻是保持著沉默。

趙坤恨不得爬起來給江魚一耳光。

敢不回答周安飛的話,這小子是真的膽子大還是傻?

周安飛故意道:"看樣子江先生也不認識這個人,我們會好好審問,給你們家一個交代的。"

趙坤急得渾身發抖,連忙叫道:"江魚,快告訴大哥,我是你表姐夫,今天的晚宴還是我請的呢。"

江魚瞥一眼趙坤,有些無語。

這小子居然嚇得尿褲子了,沒意思。

"表姐夫,我早就說了,交朋友要謹慎,千萬別和壞人來往。"江魚終于開口。

"我知道錯了,真的,我再也不會和這種人來往了,江魚,幫我說說好話,求你了。"

趙坤也不傻,看這情況自己是生是死全在江魚身上了。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青春小說
  3. 穿越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