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絕品豪婿

更新時間:2019-08-19 16:44:10

絕品豪婿 連載中

絕品豪婿

來源:掌文作者:君夜無眠分類:都市主角:宋離周沐雪

《絕品豪婿》是由作者君夜無眠創作的社會都市類型的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絕品豪婿》精彩節選:別人家的上門女婿都是唯唯諾諾,勤勤懇懇,但宋離牛逼的很,不上班,不做事,沒錢就要,把自己活成了上門大爺。...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輛白色面包車停在小店門口,瞬間沖下來幾個大漢,為首的男子刀疤臉,正是名震城東的徐三。

鬼哥看到徐三,頓時嚇的魂飛魄散,兩腿發軟。

"三爺,你怎么來了!"

徐三看了宋離一眼,見他額頭有酒水滴落,地上還有碎裂的酒瓶,頓時火冒三丈,飛起一腳踢中鬼哥的小腹。

"媽的巴子,你拿著酒瓶想干什么!"徐三吼道。

鬼哥只是收債人,而徐三卻是城東的霸主,他連反抗的勇氣都沒,嚇的跪倒在地,瑟瑟發抖。

"大哥,他說他想練鐵頭功!"宋離笑道。

徐三見宋離沒有相認,頓時會意,知道他不想暴露兩人之間的關系。

"好一個鐵頭功,練一個我看看!"

徐三搬了一張板凳,讓手下把客人全都趕走。

鬼哥顫抖著右手,不敢不從。

一狠心,朝自己腦門砸下去。

啪的一聲,酒瓶碎裂,光頭還挺結實,沒見血。

"三爺,我錯了!"鬼哥磕頭求饒道。

"鐵頭功練的不錯,老板,在給我拿一箱啤酒過來。"

店老板知道這些人不好惹,配合的很,很快就搬了一箱大富豪過來。

徐三抄起啤酒,啪的一聲砸了下去,吼道:"鐵頭功是吧,我讓**練鐵頭功!"

酒瓶應聲而碎,鬼哥的光頭依然堅挺。

"**,有點兒意思,還**是鐵頭功!"

徐三來了興致,二話不說,一瓶接著一瓶,連續砸了五瓶,總算是把鬼哥的腦袋開瓢。

鬼哥被砸的頭破血流,連哼都不敢哼一聲,遇到徐三這個瘟神,能保住小命就算是燒高香了。

"朋友,鐵頭功耶,你要不要試試,很好玩的!"

徐三故意拿起酒瓶,暗示宋離要不要報仇。

雖然鬼哥剛才兇的很,但姚娜看到他此時的慘樣,心中有些不忍,連忙抓住宋離的胳膊。

"宋離,不要,你會砸死他的!"姚娜搖頭道。

"大哥,我是文明人,不干這么野蠻的事!"宋離斷然拒絕道。

徐三明白宋離的意思,又狠狠的踢了鬼哥一腳。

"媽了巴子,給老子捆回去!"

幾個大漢一擁而上,把麻袋套在鬼哥和他的小弟身上,仿佛垃圾一般的丟到面包車上。

整個過程鬼哥乖巧的很,沒動過一下。

這伙人來的快,去的也快,姚娜還沒搞清楚怎么回事,面包車已經揚長而去。

"宋離,到底怎么回事,這些人是誰啊,好可怕。"

姚娜看著地上的血跡,心中一陣害怕。

"不知道,可能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對了,你到底怎么回事,三十萬,不是一筆小數目。"宋離問道。

姚娜不想提錢的事,這和宋離無關。

她搖了搖頭,轉移話題道:"宋離,你怎么樣,剛才鬼哥砸了你一下,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宋離見姚娜不想說,也沒有追問,笑道:"不礙事,我也練過鐵頭功,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我自己可以回去!"

宋離拿姚娜沒辦法,只好點了點頭,讓她路上小心一點。

離開小飯店,宋離看了一眼手機。

徐三發了一條語音過來。

"離哥,是不是要動手了,我等這一天很久了!"

宋離笑了笑,他喊徐三過來,并不是想現在動手,只不過想試試這枚棋子好不好用。

結果他很滿意,當年沒白救這個人。

宋離騎著電動車回家,走進家門,周沐雪正坐在客廳里。

"回來了,我給你留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

宋離恩了一聲,搬出椅子坐下。

即使他現在很飽,依然夾了幾塊吞下肚子。

"怎么,我們的姚大美女沒把你喂飽,竟然還吃的下。"周沐雪淡淡的笑道。

宋離微微愣了一下。

女人的直覺就是敏銳,自己只是說出去吃飯,她竟然能猜到是跟姚娜在一起。

"噢,家常小菜,還真沒吃飽!"宋離回道。

"宋離,很好奇吧,香水味太重了,一會記得洗澡!"周沐雪白了宋離一眼。

香水味。

**,哪來的香水味,沐雪鼻子這么靈的嘛!

宋離很尷尬,只得轉移話題,說道:"沐雪,如果周通今晚過來,你千萬不要出來,我來應付他們。"

周沐雪嗯了一聲,起身回房。

宋離酒足飯飽,翹著二郎腿,坐在客廳看起電視。

半小時后,門**響起。

叮咚,叮咚!

沈琴急匆匆的從廚房跑出來,打開門,外面站著的果然是周通父子,手里還提著廉價的禮盒。

"你們來干什么,我們家不歡迎你們!"沈琴怒道。

好不容易拿到項目,這兩父子卻橫插一手,竟然還把沐雪的控制權給奪走了。

宋離是討厭,但是遠沒有這兩個所謂的親戚可恨。

"弟妹,別生氣,這里面或許有點誤會,我們是來找沐雪的,她人呢,一天都沒接電話了。"

"誰是你弟妹,少套近乎!"沈琴冷哼道。

宋離站起身,笑瞇瞇的走過去。

"通哥,聽說老爺子很生氣,你把他老人家怎么了,這可不像是你這個馬屁精會做的事。"

"宋離,你說誰馬屁精呢,下午是不是你掛我電話的!"周通一臉不爽的表情。

"沒啊,不小心按到而已,怎么,不服?"宋離回道。

宋離這種拽拽的態度,徹底激怒了周通。

他瞬間忘記自己是來干什么的,朝著宋離揮起拳頭。

"你這個廢物,你算什么東西,敢掛我電話!"

啪!

這一拳正中宋離掌心。

宋離反手一拽,擰住周通的胳膊,一陣劇痛傳來,周通的臉色都變了。

"放手,宋離,**給我放手!"周通急道。

他怎么都想不到,宋離不僅還手,而且力氣還大的很。

周樹海看到兒子吃虧,喊道:"宋離,快放手,你弄疼周通了,有話好好說,別動手。"

周樹海很意外,這個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廢物,今天竟然竟然如此強勢,甚至還敢還手。

就在這時,周大海剛好回來。

他看到家門口的狀況,一臉驚訝之色。

周樹海看到周大海,頓時恢復大哥的氣勢,吼道:"大海,你這個女婿能耐了,動手打人,你是怎么教的!"

周大海從小就怕老大,急道:"宋離,你先放手,我們進屋慢慢談,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沈琴看到周大海一臉慫樣,氣就不打一處來。

她討厭宋離,但周通父子更可惡,下流**,搶自家的項目,她巴不得周通多吃一會苦。

"宋離,不準放手,技不如人,還要先動手,遭報應了吧,活該,真當我們家好欺負是吧!"

沈琴雙手叉腰,瞪著眼睛,一臉潑婦樣。

"沈琴,你別太過份!"周樹海急道。

"是啊,都是自家人,進去再說吧!"周大海小聲道。

一邊是老婆,一邊是大哥,他真的很難辦。

"誰跟他們是自家人,沒事就滾,我們家不歡迎你們。"沈琴不依不饒,完全不給周樹海這個大哥面子。

"對了,大哥,你怎么會上我們家來?"周大海問道。

他這個大哥,十幾年沒來過自己家,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不僅和兒子一起來,還帶了禮物。

一句話就問倒了父子兩。

周樹海和周通都覺得丟人,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爸,你出差剛回來,不清楚公司的事,他們父子用你簽的協議搶奪項目的控制權,還把沐雪趕走,估計丁總生氣了,所以現在不得不上門求沐雪。"

他們不說,宋離替他們說。

"大哥,是不是真的?"周大海問道。

"當然是真的,他們有本事搶項目,就自己跟丁總去談,我們家沐雪生病了,誰也不見!"沈琴冷笑道。

周樹海看到沈琴和宋離同一戰線,知道討不到好,只能認慫,小聲道:"大海,這次是我們做的不對,我道歉,我帶了禮物,請你收下!"

周大海徹底懵了,從小到大,他只有挨訓的份,沒想到還有大哥向自己道歉的一天。

"一份營養禮盒,這也配叫送禮,當我們是乞丐呢!"沈琴毫不客氣,把禮品丟出門外。

"你們不要太過分,我和我爸已經道歉了,你們還想怎么樣,別不要給臉不要臉!"

周通忍無可忍,拼著胳膊受傷,大聲吼了出來。

宋離冷笑一聲,使勁一推。

周通踉蹌幾步,一**把禮盒做的稀巴爛。

"道歉就要有個道歉的樣子,沐雪不舒服,你們走吧,什么時候想通了,在給沐雪打電話。"

宋離二話不說,把周通父子關在外面。

周大海一臉懵逼,小聲道:"這樣不太好吧,他畢竟是大哥,要不,就算了吧。"

"廢物,這種時候還想著他們,我當初真是瞎了眼,還有你,宋離,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要不是你沒用,他們敢這么欺負我們家沐雪嗎?"

大敵已退,沈琴恢復原樣,統一戰線瞬間破裂。

宋離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哼著小曲回房。

周通父子灰溜溜的回到車里,郁悶之極。

周蕓熙一直等在車里,問道:"爸,哥,怎么樣,周沐雪那個**同意回去沒?"

"別提了,明天重新買點值錢的禮品過來,活了一輩子,讓老三給騎頭上了。"周樹海嘆道。

"爸,別去了,擺明了就是整我們,不就是華西廣場的合同,有什么了不起的,洛城又不是只有一個丁家。"

一語驚醒夢中人,周通猛地反應過來。

洛城的確不止一個丁家,還有中誠藥業的吳家。

一小時后,新島咖啡廳。

吳昊然一路走進321包廂,里面正有一男一女在等他。

"昊然,你來了!"周通笑道。

"周通,到底什么事,電話里不能說。"吳昊然不滿道。

他挨了宋離一腳,傷勢尚未痊愈,一走路胸口就疼。

"我喊你過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昊然,沐雪你肯定是沒希望了,她寧可跟宋離那個廢物,也不愿意選擇你,你覺得我妹妹蕓熙怎么樣!"

周通湊到吳昊然耳旁,小聲說了幾句。

吳昊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不過周蕓熙雖然身材差一點,但是長得真不錯,他還是挺中意的。

周蕓熙看見吳昊然的眼神,一臉媚笑,主動出擊,勾住他的胳膊。

此時此刻,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后天就是五月二十號,她要讓周沐雪那個**知道什么叫后悔。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古言小說
  3. 玄幻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