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郁少,放肆寵

更新時間:2019-08-18 10:44:52

郁少,放肆寵 已完結

郁少,放肆寵

來源:微閱云作者:桃子分類:言情主角:南橋郁岑然

《郁少,放肆寵》是由作者桃子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郁少,放肆寵》精彩章節節選:當了二十多年的乖乖女,南橋卻在回國的第一天晚上,失身了!失身就算了,那個睡她的男人竟然還不要臉地湊上來,聲稱自己是她的老公!可笑!她的老公怎么可能……好吧,的確有可能那么帥。結婚的時候,南橋義正言辭道:郁先生,你應該慶幸,你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男人。郁先生:恩,第一個忘掉的男人。南橋:……如果說,南橋是郁岑然的毒,那遇到南橋的郁岑然,真是倒了八輩子霉。...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終于,郁岑然在南橋耳邊低喃一聲,兩人平躺下來。

南橋累極了,心也是空空的。

郁岑然低頭吻她臉上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他心疼,也無可奈何。他總會找出她失憶的原因的,他相信。

半晌。

南橋啞著嗓子開口,“郁岑然,你讓我覺得惡心。”

她能夠感覺到抱著自己的懷抱抖了一下,不過,郁岑然那個惡魔,他怎么會為了她的話感到惶恐?南橋微垂著眼睛,繼續道:“你的未婚妻讓我離你遠點兒,卻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禽獸。”

從未這般酸澀的對她開不了口,他沉沉嘆了一聲,“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南橋,我只希望,將來有一天,你不會后悔。”

“不,我現在就后悔了。”

“嗯?”

“我后悔當天在酒店沒有揭發你的惡行,我后悔三番四次的讓你得逞!”

“你現在也沒有,即便你揭發了,誰會信你?”

南橋心口一涼,是,她人微言輕,即使參加了霍庭的宴會,霍庭也未曾向大家公布她的身份,她跟郁岑然上了床,別人會怎么說?蕩婦淫娃,為了爬上郁岑然的床用霍大少爺做跳板?

呵……

不知道躺了多久,南橋漸漸有了睡意。

這時,外頭敲門聲突兀的響了起來。

南橋翻身,驚坐起來,再看身邊,哪里還有人。如果不是自己身上還殘留著郁岑然的味道,她幾乎要以為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

“南南,你怎么把門給鎖了?”

是霍庭。

南橋掀被起來,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這才開了門,卻沒有讓霍庭進來,她倚著門框,有些不敢抬頭看霍庭。

她出軌了。

沒法面對霍庭。

“宴會都散場了,我們也走吧,晚上去我家。”霍庭牽著南橋的手,一臉認真。見南橋不說話,他急忙道:“宴會上太忙,我還沒來得及向我爸媽介紹你。”

“霍庭……”

南橋難受極了,她現在這樣,還怎么跟霍庭相處?

領帶?

希望是他看錯了。

南橋心里不是滋味,微垂著頭,左邊的頭發垂下來擋住半邊臉,她腦袋里全是郁岑然,那個混蛋!她覺得愧疚難當。

“霍庭……”

酒店門口,夜已深了,她停下腳步,叫住霍庭。

霍庭側身看她一眼,眉頭輕擰,燈光從他頭上傾瀉下來。他還是那個美好干凈的霍庭,可她不是了。南橋無法理清自己內心的感覺,她松開霍庭的手,“霍庭,我們分手吧。”

“南橋……”

他是霍家大少爺,在英國任職期間認識了南橋,兩人一見如故,眉目成書,以為回國后感情會更進一步。霍庭總覺得,南橋不屬于他,這種感覺讓這個慣常運籌帷幄的男人很不爽,他想征服南橋,得到她的心。

用商量的語氣,霍庭耐著性子,試圖抱了抱南橋,但南橋往后退開,紅著眼睛看他。

“對不起……”

“發生什么了?你告訴我。”霍庭臉色漸漸冷下來。

薛雨薇和郁岑然這時候從里邊走了出來,薛雨薇率先問道:“這是怎么了?小兩口吵架了?霍少,你還不趕快哄哄。”

她挽著郁岑然的手,在人前維持著未婚夫妻的親密模樣。

南橋心里一驚,默不作聲地側開頭。

她想她現在一定狼狽極了,一定讓郁岑然很得意。

當霍庭的目光落到郁岑然解開兩顆扣子的襯衣領口上時,俊臉陡然變得陰鷙,他半瞇著眸子,寒聲問道:“郁少,你的領帶。”

“噢,掉哪里去了?我記性不太好,忘了。”郁岑然一副無所謂的口吻,眼神卻是挑釁的。

薛雨薇嗅到了火藥味,她心里吃味又不好表現出來。早前同霍庭跳舞的時候她就誤導過霍庭,南橋跟郁岑然的情人長得很像。在南橋那里,她也誤導過南橋,告訴南橋郁岑然之對她有意思,是因為顧巧巧。

離間來離間去,受益者都是薛雨薇。

“郁岑然,你個混蛋!”

霍庭當然不傻,橫空出現在南橋房間的領帶,南橋紅著的眼眶和突然提出的分手,郁岑然三番四次跟南橋一塊發生的‘意外’……

他的拳頭還未打下去,就被郁岑然半空截住。

兩人勢均力敵,僵持不下。

薛雨薇看不下去了,她怒道:“南橋,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不關她的事!”

“不關她的事!”

兩個男人異口同聲。

薛雨薇氣炸了,“你們一個個的被一個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反倒為她說話,厲害,呵,真是厲害!”

她在鼓掌。

南橋聽在耳里卻像是在打自己的耳光。

她捏緊了粉拳,轉身對郁岑然說:“你別太過分了,郁岑然!”

“這個時候了,還緊張你的男朋友?南橋,你是不是該想想你自己?”郁岑然毫不費力的甩開霍庭的手,站到南橋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南橋不明白他在說什么。

“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說什么,可以現在看一下手機,你的家里人有沒有聯絡你。”

郁岑然篤定的口吻,讓南橋一愣。

她拿出手機一看,臉色輕變,她媽媽剛剛被送進了醫院。

疑惑更深了,她家里出事,郁岑然怎么會知道?

“你監控我?”南橋問道。

郁岑然把手機放到她眼前,語氣尋常,“你爸爸的號碼,你應該能夠清楚記得。”

南橋狠狠皺著眉頭,她爸爸剛才給郁岑然電話了,還一打就是十幾分鐘,如果不是特別的交情,照她爸的脾氣,沒有耐心跟誰講電話講這么久。

“南南,家里出什么事了?”霍庭見狀,連忙關心道。

郁岑然手臂一伸,攔住霍庭靠近南橋,唇角笑意戲謔,“如果我沒有聽錯,剛才南橋已經跟你分手了,請你以后不要再來糾纏她。”

“郁岑然!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的未婚妻還站在這里。”

“未婚妻?那是別人的說法,我現在已經找到了我的妻子,并不需要什么未婚妻。”

妻子?

他說的是南橋?

就連南橋本人,都愣住了。

郁岑然只是一笑,溫柔的摟著南橋,“走吧,去看咱媽。”

小說《郁少,放肆寵》 第七章 她覺得他惡心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虐戀情深小說
  2. 情有獨鐘小說
  3. 宮斗小說
  4.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