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秘愛之前夫有約

更新時間:2019-06-18 15:28:52

秘愛之前夫有約 已完結

秘愛之前夫有約

來源:青墨云作者:紅丫分類:言情主角:厲墨池傅慕旋

《秘愛之前夫有約》由紅丫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厲墨池傅慕旋,內容主要講述:離婚三年歸來,前妻變成了貼身保鏢。 他問她可以多貼身,結果二人貼到了床上去了。 她對他帶著濃濃的恨意,而他對她卻是曖昧不明。 明明不能相愛的兩個人,卻偏偏走到一起,除了萬劫不復,就是互相折磨。 三年前就明白的道理,可是三年后,他卻依舊沉淪在這份感情中。 陰差陽錯的愛情,陰謀交疊的誤會,讓二人漸行漸遠。 等她知道了真相,卻發現,原來他愛得那么深,那么早,連她都不知道。 只是這一切會不會都太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男性的荷爾蒙就像是解藥一般,一下子就讓傅慕旋失去了牽線的木偶,軟在厲墨池溫暖而味道清冷的懷里。

“傅慕旋!”厲墨池雙臂摟著她的軟軟的后背,發現她習武多年,這身體卻不想一般人那么僵硬,反而更加的柔軟舒服。

傅慕旋毫無力氣的小手在厲墨池的胸口和小腹亂摸著,她就像是一個驚慌失措的小兔子,在尋找著可以獲得舒服的方式。

“……厲墨池,我……嗚嗚……”傅慕旋一下子又變成了三年前的模樣,軟萌的像是一只小貓兒。

添加微信公眾號搜索“她小說”回復“前夫”繼續免費觀看。

“來。”厲墨池單手攔著傅慕旋走出衛生間。

他帶著傅慕旋坐上電梯,來到頂樓的總統套房中。

輸入密碼,打開客房的房門,他擁著傅慕旋走入,用腳將門勾上。

來到臥室,厲墨池將傅慕旋放倒在床上,他站在床邊,看著傅慕旋慢慢蜷縮身體,嗚咽的模樣,心中的某處似乎被羽毛掃過,呼吸驟然一緊。

他犀利的目光落在傅慕旋解開兩個皮扣的腰帶上,看來她剛剛是打算自己用手解決。

“傅慕旋,你長能耐了。”厲墨池不知道是該嘲諷還是該無奈。

“……厲墨池,你如果不想幫我,就給我出去,順便找男人進來,我要兩個!”傅慕旋的神智恢復了幾分,再次變得伶牙俐齒起來。

她現在難受的要命,沒有力氣和厲墨池斗嘴!

聽到男人二字厲墨池的臉色一沉,再聽到兩個,他的俊臉徹底的黑了。

“你還想要兩個!”厲墨池的口吻陡然一冷,他壓向傅慕旋,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她纖細柔軟的皓腕,雙眸像是能噴出火焰來。

“……厲墨池,我真的很難受。”傅慕旋哭了,她不想在厲墨池的面前流淚,可是眼淚就是控制不住。

她委屈死了。

這該死的春|藥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強一些,已經把她折騰的泥濘不堪了。

就在她走神的瞬間,她熾熱的皮膚接觸到了一抹冰涼。

她都不知道厲墨池是什么時候脫掉了她的衣服,就連內衣都給扒掉。

“禽……獸!”傅慕旋怒罵。

厲墨池養尊處優的手指攫住她小巧的下巴,幽深的眸底熾烈如火,“我禽……獸?那我就禽……獸給你看!”

伴隨著刺啦的聲音,傅慕旋看著自己的衣服被撕成了碎片。

她雙手抱臂咬著牙,一雙清潤的水眸噙著淚水,死死的盯著壓住她的男人。

看著他那么帥氣的脫下西裝外套,解下領帶,纖細的手指更是靈活的解開白色襯衣的紐扣。

他堪稱完美的身材向傅慕旋壓來,精致的小腹與傅慕旋的貼合在了一起。

傅慕旋痛苦的**著,這不是厲墨池對她最粗暴最難以承受的一次,卻是她有生以來最為羞恥的一次。

深沉狂獵的暴風雨中,厲墨池的墨眸那般的幽深,帶著莫名的怒火,懲罰著她。

傅慕旋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只能在風雨中飄搖,淚水潸然而下。

事后,厲墨池離開傅慕旋,沒有任何的溫存,他冷漠的穿上了褲子和襯衣,他冷漠的看著還在流淚的傅慕旋,一邊系著紐扣一邊冰冷道:“你不是處……女,裝什么第一次。”

那張潔白的床單,除了有大家心知肚明的液體,并沒有那么猩紅。

有些事,不言而喻。

“……呵,厲墨池,我沒有裝,只是對你的火柴棒很失望。”傅慕旋咬著牙從床上坐起來,她瑩白的皮膚上被種上了好幾顆“小草莓”。

“你再說一遍!”厲墨池的聲音冷如碎冰砸下,他攫住傅慕旋的下顎,陰翳的眸光與她倔強的眼神相撞,心中莫名的不舒服。

這種敵視的目光,很難讓人想到,他們剛剛還在做最親密的事情。

傅慕旋推開厲墨池,她穿上內衣,拾起地上的襯衣,披在身上,下床去找自己的褲子。

厲墨池坐回到沙發上,拿起茶幾上的香煙盒,抽出一根叼在嘴中,拿起打火機點燃,忽明忽暗的火光中,他的眼睛明明滅滅,冷如千年寒冰,他注意到她小腹上那道傷疤,“你的肚子是怎么回事?”

“保護雇主的時候挨了一刀子,就是這樣。”傅慕旋穿好了衣服,像是沒事人一樣站在落地窗前,冷淡的看著外面,對面有一座巨大的廣告牌,上面顯示十一點半。

沒有想到居然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

“放棄這個職業,你如果要錢,我可以給你。”厲墨池不想去計較她是不是第一次,當他看到傅慕旋小腹上的傷疤,他本能的不想讓曾經那個養尊處優的女人,走在腥風血雨中。

“你給我?”傅慕旋嗤笑,“你給我我就要接受嗎?”

他曾經說過的,離婚了,她也休想得到一分的贍養費。

厲墨池雋永深邃的墨眸中閃過一道戲謔,“我給你的錢,你不要,你想要誰的,買了你第一次的那個男人嗎?”

傅慕旋神色薄涼,“只要有人肯賣我為何不買,厲墨池,我不再是傅氏集團的千金,也不是你的妻子,對我當年走投無路的我來說,你知道嗎,垃圾堆里的食物都變得可口。”

厲墨池如鯁在喉,他不知道傅慕旋曾經經歷過什么,但是聽著她這么說,心底像是被人捅了無數刀。

但是,一想到那個女人受到的傷害,他卻又覺得傅慕旋都是活該。

“夜深了,厲先生打算在哪里休息?”傅慕旋又變得冷冰冰的樣子,一副公式化的口吻。

“回去。”厲墨池穿上外套,徑直的走出客房。

傅慕旋什么都沒有說,漠漠的跟上。

回到車里,她拿出手機核對厲墨池的指出,手指在第一個地址上停留了片刻,而后問道:“去海景公寓?”

“回別墅。”厲墨池冷冷的說道。

幽暗的車廂內,他幽深的瞳孔宛若黑色琉璃,薄涼,陰翳,毫無感情。

傅慕旋如芒在背,卻還是挺直了腰板,不為所動的開車。

車窗外是變幻的五彩琉璃,將兩人冷漠的表情照耀的斑駁而破碎,似乎已經拼不出從前的模樣。

——

厲墨池所說的別墅,其實就是厲家老宅。

這棟復古別墅,是厲墨池爺爺留下來的,年代雖然久遠,可是里面的陳設家具都非常的考究,還安裝有非常現代化的設施。

傅慕旋對這里非常的熟悉,因為她在這里生活過整整三年。

從車子開入大門的那一刻,傅慕旋就本能的觀察著四周,確認著別墅外圍的安保工作。

大門上有超高清的監控錄像,別墅外圍還有保鏢在守備,整個別墅像是鐵桶一樣,密不透風,非常的安全。

但是那伙人也非常的厲害,甚為狡詐,所以還是要小心謹慎。

車子停在了門口,厲墨池下了車,走進了別墅。

傅慕旋將車子停進了車庫,這才步行走回到別墅。

一進門,她就聽見了韓姨那十分親切的聲音,“夫人……真的是你!”

傅慕旋冰冷的手被韓姨緊緊地握在了手心里。

“韓姨,叫我慕旋就好,我不是什么夫人,我現在是厲先生的貼身保鏢。”傅慕旋不想讓韓姨誤會,但是她對韓姨非常友好,只因為她在這里住過的三年中,很多時光都是韓姨陪著她的。

韓姨是個明白人,一眼就看穿他們的關系還是老樣子。

“沒關系,怎么都好,你能回來真的是太好了。”韓姨迎了傅慕旋進門,親熱的將她帶入客廳。

傅慕旋掃了一眼客廳和相鄰的餐廳都不見厲墨池,她皺起了眉頭,“厲先生呢?”

“應該是去書房了。”韓姨回答道。

傅慕旋點點頭,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韓姨,我上去看看。”

“好,我給你們準備夜宵。”韓姨笑著說道,轉身就走進了廚房。

她沒有阻止,旋即上了螺旋樓梯,來到了二樓。

二樓共有三個房間,一間主臥,想必厲墨池還住在那里,一間書房,那是厲墨池經常辦公的地方,里面還堆放了很多的書籍,另一邊是次臥,曾經……曾經她把那里改造成了嬰兒房,不過……

搖搖頭,示意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她來到書房門前,輕輕地敲了敲,等了片刻卻毫無回應,倒是對面的臥房里傳來水聲。

原來他在洗澡。

走進臥房,她站在原地有些發怔,一切還是她離去時候的模樣。

她用過的每一件東西都還在原地,甚至她和厲墨池的結婚照,還掛在床頭上。

照片里,厲墨池穿著剪裁得體的燕尾服,氣質冷峻的站在那里,而她穿著白色的婚紗,將頭輕輕的倚在他的肩膀上,青澀未脫的臉上還掛著羞澀的笑容。

如果當初她知道后面的時候,那么說什么她也不會嫁給厲墨池的。

她曾經有多愛他,離婚以后就有多恨他,一直到現在她徹底的放下,對這個男人再無感情可言。

“你在看什么?”厲墨池冰冷的聲音在她身后傳來。

傅慕旋沒有回頭,語氣冷淡,“沒什么,窗外那顆樹距離二樓很近,萬一有人爬進來就不好了。”

厲墨池濃黑的眸底像是漩渦一樣幽深,他凝著傅慕旋清秀纖巧的背影,漠然著。

小說《秘愛之前夫有約》 對你的火柴棒很失望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鬼怪小說
  3. 搞笑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