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鬼契之天煞鬼痣

更新時間:2019-06-18 14:58:20

鬼契之天煞鬼痣 已完結

鬼契之天煞鬼痣

來源:有書閣作者:霧中消霧分類:靈異主角:余生小美

經典小說《鬼契之天煞鬼痣》由霧中消霧傾心創作的一本靈異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余生小美,書中主要講述了:我是天煞,出生起相繼克死了母親、繼母,爺爺也因為而失蹤。直到多年后,我無意間喚醒了體內的契鬼,我才知道爺爺失蹤并非那么簡單...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對方說的很輕,基本是耳語,但是我仍然聽到“婦保院出現小孩尸體被盜”幾個字。后來我才反映過來,吞噬的陰煞之氣充足的情況下,我的聽力竟然也變的好起來。

吳鑫鑫堂哥聽到消息后,表情很驚訝,然后看了看我,想了一會兒指著我說:“把他放了吧。”

我從審訊室出來,看到吳鑫鑫示意他堂哥過去,兩個人站在離我有段距離的過道轉彎處爭論著什么。

我好奇,便啟動鬼痣一探究竟。

吳鑫鑫和他堂哥爭論的畫面立馬出現在我的腦海里。

“哥,你干嘛又把他放了呀?”

“不放能行嗎?鎮里的婦保院傳來消息,那邊5個新生嬰兒,昨天夜里突然死亡,而且也是尸體不見了。”

“啥?又是尸體不見了?”

“恩,初步判斷,跟你們館里丟的尸體應該是屬于同一個人所為,現在上面將兩個案件合為一個案件。我們問過他們村里人了,昨天后半夜他在村里,有不在場證據,我只能把他放了。”

“哥,那你也不能這么痛快的就放啊,找個借口為難為難再放,不行嗎?”尼瑪的,吳鑫鑫到這個時候,還想著跟我找麻煩。

“怎么為難?5個新生兒一夜之間死了,現在已經不是簡單的盜竊了,這是刑事案件了。”吳鑫鑫直接被懟了回去,“領導們全部都盯著,我現在每一步都需要提供證據。”

“哥,哥你等會兒,”吳鑫鑫堂哥說完,正準備離開,卻又被吳鑫鑫一把拉住:“你要放也行,但你等到下午下班再放行哇?”

“你想干什么?”

“也沒什么,我看他不爽,想等下班的時候,我找幾個人教訓教訓他。”

吳鑫鑫口中說的他,指的是我。

“隨便你。”

我果然沒有被立即放出來,而是被安排在辦事大廳等著,說他們在辦手續,差不多要等到下午下班的時候才能辦好。

我也不急,就在大廳等著。既然吳鑫鑫想惹事,我也不怕事兒。

我的腳底癢癢的,鬼痣不安分的旋轉了幾下。不知為何,我竟然還有點期待吳鑫鑫來找我麻煩。

在辦事大廳里,我看到民警走進走出,腳步都很急促,而且個個表情嚴肅。

一夜之間5個嬰兒死亡,我們鎮上從來都沒發生過這么大的案子,整個派出所都忙壞了。

“吳警官。”當吳鑫鑫的堂哥再次從我眼前走過的時候,我把他攔了下來。

對方不悅,說他忙著呢,讓我趕緊讓開。

我說我可以幫他一個忙,前提是他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對方不耐煩,他現在有重要的事要處理,沒時間跟我玩兒。吳鑫鑫堂哥把我推到一邊,抬腿就要走。

看得出來,他真的很急。

“我可以幫你破案。”我快速的說道:“嬰尸被盜案和嬰兒死亡案,我有辦法能找到兇手。”

對方震驚,問我是怎么知道婦保院嬰兒死亡的事情的。

我回答說,吳鑫鑫有一件事說對了,就是我確實挺邪門兒,邪門的人自然能知道邪門兒的事。

對方看了看表,說給我一分鐘時間。

“吳警官,那些丟失的嬰尸,有可能真的是自己走丟的。”

“拿我尋開心是不是,神特么自己走丟的。”吳警官冷笑著說:“特娘的死嬰而已,你告訴我它自己走丟的?”

“吳警官,我沒跟你開玩笑。”我正色道,“其實要讓一個死人走路,并不是什么難事”。

對方終于嚴肅起來,問我到底怎么回事。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我說道:“婦保院丟失嬰兒的現場,是不是有血腥味?”

“沒錯。”

“那就對了。”

我把昨天晚上村里嬰尸被盜的事情跟他說了,我說不管是村里、殯儀館還是婦保院,三起案件都有一個共同的地方,就是現場都有濃重的驢血腥味。

“驢血腥味?”吳警官不解。

“沒錯。我懷疑有人用趕尸之術盜走了嬰尸。驢血具有震懾陰邪的功效,用驢血配合趕尸之術,可以讓尸體乖乖聽話,以此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尸體盜走。”

“趕尸?”對方鄒了鄒眉頭,“你說的這些都是猜測,太天方夜譚,你有沒有證據證明你說的這些?”

“沒有。”

“沒有你踏馬說個瘠巴!”吳警官徹底怒了,“又是驢血又是趕尸,你特么跟我講鬼故事呢?你要我拿著這些東西跟領導匯報?”

“我可以找到那個趕尸的人。一個晚上作案三起,他不可能到處跑,肯定是在固定的某個地方。”

我讓吳警官拿出鎮里的地圖,說:“趕尸之術雖然神奇,但是有一個缺陷,就是施術的持續時間并不長,施術一次的時間大概能持續半個小時,而且陰尸走路并不快,走得范圍應該在3公里之內。”

“這是我們村,這是殯儀館,這是婦保院”我在地圖上畫了三個圈圈,“以3公里做半徑,同時經過這三個地方畫圓,圓心位置,就是趕尸之人施法的地方。”

趕尸人的位置最終被確認在一座山里的峭壁上。峭壁上有個洞穴,可以做安身之所。

只是讓我極度震驚的是:我跟吳警官趕到的時候,趕尸人已經提前被人五花大綁,而且我在洞穴里發現了那只破了口的羊脂白玉瓶。洞穴里整齊的擺放著七具嬰兒尸體,正是被盜的那些。

沒錯,羊脂白玉瓶,就是魏錢四展示給我看,開價30萬卻又說可以送給我的那只。

洞穴的墻壁上還有張紙條,寫著幾個字:送你的禮物。

誰綁了趕尸人?

魏錢四的瓶子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難道魏錢四也是同謀?

或者說是魏錢四綁了趕尸人?

還有紙條上的字是什么意思?很明顯字條是留給我的,“送給我的禮物?”

禮物是什么?是這個被綁著的趕尸人呢,還是那個羊脂白玉瓶?又或者兩個都是?

從字條上的語氣來看,留紙條的人應該認識我,難道真的是魏錢四?可是魏錢四不是說只有我幫他忙才會送給我嘛?而且他要是真的想送,那天當場就送我了,何必用這種方式呢?

我晃了晃腦袋,突然覺得事情怎么越來越撲朔迷離了呢,而且,不知為何,隱隱之中我總感覺這些事情是在圍繞著我在展開,就像有只無形的大手,推著我前進。

趕尸人見到我后,突然哈哈大笑:“哈哈哈,有人步我后塵,不虧不虧,這波不虧!”

趕尸人原本臉朝下被五花大綁著,看到我后,他努力掙扎著翻了個身,我才看清他的臉干癟的像個干尸一樣。

“我很難看,對不對?“他看著我,目光渙散,繼續說道:“不要緊,你遲早會和我一樣的。用不了多久,你就會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嘭!

“就你特么話多,”吳警官一拳打在趕尸人的嘴巴上,啐了一口,罵道:“你踏馬個死變-tai,你為了偷尸體,剛出生的小孩你都忍心殺害。”

“哈哈哈,”吳警官那一拳打得很重,趕尸人嘴角溢出鮮血,他近乎歇斯底里的喊道:“我是變-tai,對我是變-tai,那你看看他。總有一天,他也會跟我一樣,靠尸體生存。”

他轉頭看向我,說道:“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啊哈哈哈哈哈……”

“吳警官,”我沒理會趕尸人,指著羊脂白玉瓶對吳警官說道:“功勞和人都歸你,這個玉瓶歸我,怎么樣?”

我就怕這個時候他說現場發現的都屬于證物,要帶回所里處理,那就麻煩了。

“你拿去你拿去。”沒想到姓吳的一口答應,嬰尸案是一件轟動上級的大案件,我帶他破了這么大一件案子,不知道是覺得升遷有望忙著開心,還是不識貨,竟然沒有將白玉瓶帶走的意思。

“對了,小余啊,”看來吳警官確實心情不錯,對我的態度180度轉變,開始改口叫我小余,“以后也別叫我吳警官了,叫我吳災吧,災難的災。一方面叫吳警官生分,另一方面我更喜歡別人叫我吳災。”

“吳災?”

“呵呵,”吳災一笑,“小時候經常生病,我媽就給我取名吳災,沒有災難的意思。”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我叫“余生”這個名字,何嘗又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呢。

“小余啊,你之前說幫我破案后,要我答應你一個條件?”

我揮了揮拳頭,眼中閃過一抹厲色:“等下有場架要打,希望你能袖手旁觀。”

吳災很驚訝,“這件事出他之口,入我之耳,你怎么知道的?”

我沒正面回答,只是笑著說,不是說了嗎,我很邪門兒。

嬰尸案牽涉重大,吳災說他要馬上向上級匯報。“你確定這里的人和功勞……?”打電話之前,吳災問道。

“我馬上離開,人和功勞都歸你。你的人來了之后,你會成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發現這里的人。”

“好!”吳災雙手抱拳,“兄弟夠爽氣。等老哥升遷了,一定請你喝酒。”

小說《鬼契之天煞鬼痣》 第9章 疑惑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未來小說
  2. 仙俠小說
  3. 豪門世家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