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更新時間:2019-06-18 14:04:24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已完結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來源:追書云作者:銀字笙簫分類:言情主角:容淺羽蕭溫良

主角是容淺羽蕭溫良的小說叫做《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它的作者是銀字笙簫寫的一本古代虐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她,本是一國公主,父母的掌上明珠,容國的驕傲,卻在戰場上對敵國皇子一見鐘情為了他,放下一身的驕傲,離開母國,不遠千里去到他的國家,只為嫁給他原本以為終于可以如愿以償的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可沒想到對方卻在新婚之夜缺席,隨意派了個侍衛來打發她她怒,她想要問他為什么,卻看見他將她的仇人擁入懷中,呵護如至寶可如今木已成舟,箭以離弦,她已然沒了退路,只能向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當時他聽到沈煙受傷的消息,提前回府,面對昏迷不醒的沈煙,他對容淺羽的憤怒算是到了頂點,現在他沒有直接出手教訓容淺羽也是因為沈煙及時的醒來,不然他不會這么的平靜……要是沈煙現在還昏迷不醒的話,蕭溫良不確定自己要對容淺羽做出什么事情……

此刻算是心平氣和的跟容淺羽在說話。對方還一副不愛搭理的樣子……

沈煙本來想要一直“昏迷不醒”的,可是蕭溫良擔心她,給她請了御醫,看著那關心的架勢,要是繼續昏迷不醒的話,還要再請厲害的大夫。

沈煙是不敢做得太出格,那個御醫的本事,她多少還是知道的,要是她繼續裝下去的話,被識破的話,也是得不嘗失的……

對此,沈煙是不敢的……她做事一向是小心,哪怕是讓沈煙身邊的厲害的人離開她身邊,她也是小心翼翼的算計,害怕王爺知道她的打算。

雖然蕭溫良寵愛她,但是沈煙一路走來也是小心翼翼,她知道這里面的因有,哪怕是可以隨心所欲,她也是不敢太明目張膽。

在蕭國,她沒有依仗,現在就只有蕭溫良……自然不會把最后的救命稻草弄丟,何況在這里,也是她之前一直期盼的,跟讓她滿意的話,她還可以在這里算計容淺羽……能為自己和家族報仇,沒有比這樣的事情剛讓她開心的了。

現在沈煙幸災樂禍,雖然她沒有看到王爺對容淺羽是怎么處置的,但是想想就知道容淺羽從小養成的高傲的性子,會自討苦吃的……

夜一不在容淺羽身邊,現在她能用的人有誰呢,在王府里,不討王爺喜歡,還被她陷害的這么慘,至于為什么沈煙沒有看到結果,就知道容淺羽的結局凄慘,這是因為蕭溫良對她沈煙的重視。

要是容淺羽直接說就是她做的,蕭溫良自然是要嚴厲懲罰,這一點是不可能的,依著沈煙對容淺羽的了解,她那個高傲的性子,是不會因為任何原因妥協的,這樣的話,沈煙知道容淺羽就要吃苦頭了,哪怕是她辯解,但是蕭溫良是不會聽她的說詞的。

沈煙在考慮要是王爺對容淺羽懲罰不嚴厲的話,她就干脆暈過去,繼續她的“昏迷不醒”,每次只要把握好時間點就好了……不要讓御醫看出來,這些事情還難不倒她。

沈煙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只要是耐著性子等下去,還是蕭溫良對她太重視了,這次不只是回府提前還有帶著御醫,要不然這會繼續昏迷下去的話,沈煙知道按著蕭溫良的性子,這會早就教訓懲罰容淺羽了……

容淺羽愛蕭溫良,自然是不會讓容國那些疼愛她的人知道她受的委屈,這就是沈煙有恃無恐的原因,在沈煙看來容淺羽落到今天這樣的地步,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沈煙之前就對容淺羽心中充滿恨意,之前因為她有自己的打算,百般討好容淺羽,最后卻是被她嫌棄,人往高處走,沈煙不覺得自己想往上爬有什么錯,要是她那個時候達到自己的目的,自己的家族何至于最后竟然是落到那樣的地步呢?

沈煙每次想起這件事,就對容淺羽恨得咬牙切齒,要不是因為她不搭理她瞧不起她,她何至于最后家族落敗的時候,竟然是一路乞討來到了蕭國,好在是老天爺對她不薄,竟讓她遇到了蕭溫良,蕭溫良是王爺,并且對她還不錯,更重要的是蕭溫良是容淺羽的相公,這真是一個老天爺給她的報仇的機會,她要是不利用的話才是傻子。

沈煙覺得這一切才剛剛開始,她和容淺羽的對峙,一直是她居上,主要是蕭溫良一心護著她。

……

聽雪居

容淺羽被蕭溫良的話,氣得一時之間覺得呼吸都不順暢。

“你就認定了這件事是我做的?”容淺羽知道蕭溫良是來給沈煙討說法的,可是他居然什么都不說,不問自己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聽了沈煙的一面之詞,容淺羽懷疑這不是是自己認識的蕭溫良,自己是為了他離開自己的祖國遠嫁到這里,他居然是這么的嫌棄她的。

容淺羽不想在蕭溫良面前示弱,她有自己的驕傲。

“不是你做的,難道是煙兒自己弄傷自己的?”蕭溫良嘲諷道,他就是認定了這件事就是容淺羽做的。

沈煙是什么樣子的人,蕭溫良有自己的眼睛可以看,他很憐惜沈煙的遭遇,他好不容易找到沈煙,心里一直很感激老天爺,要是再晚點的話,他真的不確定沈煙會發生什么樣子的事情,想起他見到沈煙的時候,沈煙那落魄的樣子,他心里只剩下心疼。

他帶她來到王府,給她提供最好的生活。

可是偏偏容淺羽多方破壞,這在蕭溫良看來是可惡至極。

“怎么不是她自己做的呢,沈煙想要陷害我,想要從這件事中牟利,你是王爺,這些計謀你之前不是沒有聽說過吧,女人為了固寵什么樣子的事情做不出來,有時候連自己的孩子都可以犧牲的,這些算什么,畢竟最后沒有付出自己的性命,只是流點血就達到自己的目的,何樂不為呢?”容淺羽和蕭溫良都是皇室子女,他們從小聽到看到的事情,比這厲害的也有……

蕭溫良完全把容淺羽的話當成是狡辯,“煙兒本來就是本王喜愛的,她何必要固寵什么的。”

容淺羽聽到這里心里難受,沈煙本來就是蕭溫良喜歡的,那她呢,她千里迢迢來到這里,難道是犯賤?

“你說這些,無非是給自己推脫,這里不是容國,王府的事情是本王說了算,雖然覺得你不適合做正妃,但是考慮到蕭國和容國的關系,本王可以讓你繼續在王府待著,但是管家權你要交出來,從此之后,你就老老實實的,什么時候本王看著可以了,到時候再說……”蕭溫良覺得這樣的懲罰還是太輕松了,但是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他想要沈煙身體養好的話來管理王府的事情,這樣就算是他看不到的時候,沈煙也有自保的能力,起碼容淺羽不能隨意的傷害沈煙,這也是蕭溫良的目的。

“王爺這是要寵妾滅妻嗎?”雖然之前容淺羽聽到蕭溫良說是要懲罰她,但是她不知道原來是這樣的懲罰,那沒有管家權的王妃算是什么王妃呢?

容淺羽簡直是不敢相信蕭溫良是這樣對待自己,是因為沈煙是他喜歡的,她說什么就是什么,如果她不是容國的公主,那么蕭溫良是不是直接就休掉她了……

“本王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深思熟慮的,就憑你做的那些事情,還好意思質問本王?”蕭溫良看著冥頑不靈的容淺羽,心里憋氣,他沒有心情在這里跟她說這些,他只是來告訴他自己的處置結果。

要不是沈煙這會睡著了,他才不會過來找她,早就有人傳達他的意思過來了。

……

秋水閣

沈煙看著王爺久不來,擔心這次事情出現變故,她一直不敢小瞧容淺羽,尤其是沈煙知道王爺對容淺羽模糊的感覺,這是讓她最害怕的。

沈煙暈過去,身邊的婢女看著這樣的情況,趕緊的去找大夫,另外有眼色的就去聽雪居去找王爺,這才是最重要的。

蕭溫良聽到沈煙又一次暈倒了,看著一臉理直氣壯跟他頂撞的容淺羽,他心里一直煩躁。“本王沒有時間跟你在這里瞎扯,就是通知你這件事。”

說罷,蕭溫良就想去秋水閣看望沈煙,一邊還著急問來告訴他的婢女,有沒有給沈煙叫大夫?

容淺羽看著這樣的蕭溫良,上去就扯住他的衣袖,“那沈煙是裝的樣子,她自己刺傷的自己,這是她栽贓陷害我,王爺居然就這樣信了?”容淺羽不想蕭溫良去秋水閣看那個蛇蝎心腸的女子,為什么就這么巧,蕭溫良沒有來多長時間她就暈倒,這不是巧合是什么,要是不讓人懷疑才怪呢。

容淺羽告訴蕭溫良,沈煙是自己刺傷自己的,可是蕭溫良急匆匆去看沈煙,現在被容淺羽扯住袖子,他氣憤得想要甩袖子,可是甩不開,蕭溫良想也沒想直接朝向容淺羽身上打了幾掌……容淺羽本來就被廢了武功,一時之間哪里能夠受得住這樣的刺激,被直接打到在地上,蕭溫良看到容淺羽嘴角流血,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想到這件事本身就是她的錯,他錯手傷了她,他也不想道歉。

素竹聽到屋里的動靜,趕緊跑進來看到底是什么情況,本來她在外邊就擔心公主會出什么事情……

果然沒有出乎她的意料,她一進來就看到公主躺在地上,嘴角的的血液顯示剛剛是被打傷了,素竹驚呼,“公主,您怎么了?哪里受傷了?”

容淺羽一臉的不敢置信,現在她身上的疼痛是其次的,心里的疼痛提醒她剛剛的遭遇,她簡直不敢相信蕭溫良怎么對自己這樣?

為了沈煙竟然還對她動手,現在她沒有武功,經受不起這樣的摔打,她感覺到自己渾身難受,面對素竹的問詢,她不知道要怎么說……

素竹看到公主一臉的恍惚,轉身看向蕭溫良,公主這樣到底是誰打的,看著就很明顯,除了他不是別人,“敢問王爺,我家公主到底是做錯了什么事情,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出手打傷公主,到底是瞧不起我家公主還是覺得我們容國是好欺負的,可以讓這樣沒有顧忌?”素竹不是普通的奴婢,她本來就是做女官的,跟著來蕭國,就是不放心容淺羽……

自從她們來到蕭國,公主受到的委屈就不說了,被廢了武功先不說了,就是這隔三差五的被打一頓,受這樣的苛待,這在之前是素竹不敢想象的。

“做錯了事情就要受到懲罰,她自己做錯的事情自己明白,本王有什么好顧忌的,就是容國知道又如何,本王倒是要好好的問問,你們容國的公主就是這樣子的,竟然是以強凌弱……”

蕭溫良被素竹要挾,心里很生氣,男人是受不住這樣的話的,蕭溫良從來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容國的公主又怎么樣?

可不是他一心求娶來的,是容淺羽一心想要嫁過來,他心里就只有沈煙,要不是容淺羽嫁過來,沈煙何至于受這樣的委屈呢?!

蕭溫良才不害怕素竹的說詞,本來他心里就覺得容淺羽是應該被好好的教訓一下的,要是不是他的王妃,他懶得管她,可是現在在王府,他就能管住她。

容淺羽看著蕭溫良不顧把她打傷,什么都不管,也不管她的死活……

留下這句話就急匆匆的離開了,至于去哪里,這個不用猜她也知道。

沈煙那個女人,容淺羽敢打賭,她就是故意的。

她心里說不出的難受,沈煙怎么就這么厲害,就是不在現象,也能操縱這里的一切,尤其是蕭溫良的感強,有時候容淺羽也懷疑蕭溫良是不是被沈煙用什么東西給控制了或是迷惑了……

小說《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第十三章 嚴厲懲罰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奇幻小說
  2. 耽美小說
  3. 搞笑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