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廚神贅婿

更新時間:2019-05-13 17:19:37

廚神贅婿 連載中

廚神贅婿

來源:掌讀520作者:紳士的鴨子分類:武俠主角:陳茍李明箐

《廚神贅婿》是作者紳士的鴨子寫的一本武俠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廚神贅婿》精彩章節節選:他是君子避之則吉的廚子,他是世人鄙夷唾棄的贅婿,他是文人雅士看不起的武夫,但他有一身真本事,無論是下廚打架還是寵老婆。陳茍背著鐵鍋來到繁華薈萃的江寧城,仗劍縱橫快意恩仇,要把這浩然天下攪個天翻地覆!(架空世界觀,以宋朝為藍本的高武世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行走間,炒飯的熱氣帶著濃郁的香味,不斷地撲在李明箐臉上,不斷地攻入她的鼻腔口腔,令李明箐不自覺地吞了好幾口口水。

一路上,李明箐有好幾次機會倒掉炒飯,卻莫名其妙地出不了手,直到回到房間,飯還是好好地裝在碗里,被她端在手上。

誘人的香氣讓李明箐心癢難耐,她不自覺地拿起了筷子,夾起了一小撮飯,可剛剛放到嘴邊,已經碰到了嘴唇,卻又像是賭氣的小孩一般重新放下。

“說了不吃就不吃,李明箐你要有點骨氣!”李明箐惱怒地自言自語道。

李明箐用手托著腮幫子呆坐著,視線時不時地飄向炒飯,當她意識到這一點之后,又立刻十分刻意地轉移視線。

經過三番四次的殊死抵抗,心理防線最終還是被徹底瓦解了,李明箐給自己找了個臺階,說道:“信物是真的,他人也在家里,應該不至于要害我。”說完就拿起筷子,吃了一小口。

好吃!

實在太好吃了!

這種滋味打個比方說……就是好吃到爆炸!

**的味道在李明箐的口腔里迸發開來,充斥浸滿了她每一顆味蕾!先是特殊而又恰到好處的辛辣和微酸,飯的本味是咸的,但隨著不斷咀嚼,緊隨而來便是微苦,最后苦盡甘來!

好一個炒飯,竟然炒得甜酸苦辣咸五味雜陳!

李明箐全身上下竟然都變得暖融融的,她不自覺地摸了摸臉頰,發覺臉頰也熱辣辣的,與此同時,她感覺腦袋似乎也有些暈乎乎的,像是喝了酒一樣。

李明箐對身體的變化十分驚訝,震驚地自言自語道:“難道那個陳茍還懂得醫藥之道?”

李明箐想了想,覺得不可能,搖了搖頭又道:“他只是個廚子,怎么可能懂得醫藥之道,不過古語有云藥食同源,藥膳大概也能歸納到醫藥的范疇。”

炒飯的藥力持續發作,一道道暖流滲入五臟六腑,緩緩流轉李明箐全身,不知不覺間,她已經出了一身熱汗!

李明箐自幼便開始修行,可無論如何努力,她都不會出汗,只有寒癥發作的時候,會冒冷汗虛汗,像是此時此刻這般自然流汗,自出娘胎以來,還是頭一回。

“嗯呃啊……”李明箐竟然舒服得不自覺地**了一聲。

李明箐本能反應地用雙手捂住漲紅的臉蛋,這一聲**,實在太令人難為情了!她知道自己這般的行為很是失態,可她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明明只是一碗蛋炒飯而已,為什么可以讓人如此舒服?該死的蛋炒飯,可惡!該死的臭廚子,太可惡了!

可是啊,真的好爽……好舒服呀!

因為炒飯藥力的緣故,這天晚上李明箐睡得特別香甜,一覺便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時候。

朦朦朧朧之間,李明箐聽見院子里傳來一陣‘沙沙沙羅羅羅’的聲音,她剛剛想到這些聲音與陳茍昨天炒飯的聲音如出一轍,口腔里便立刻不受控制地分泌出唾液。

當李明箐回過神來,她已經饞得嘴角流下一串晶瑩的口水,她擦掉了口水,羞惱得把枕頭撕開兩邊發泄,忿忿地罵道:“該死的廚子,大清早的就不能安靜點嗎?”

李明箐立刻起床梳洗穿好衣服,她要到院子一探究竟。

到了院子李明箐才知道,原來陳茍早早便已經起床,此時正在院子里練習翻炒的廚藝技法。

只見陳茍腰馬合一,軀干挺得筆直,左手拿鍋右手掌勺,一遍一遍地翻炒著鍋中的黑色沙子。

李明箐發現那些沙子在陽光底下泛著金屬光芒,仔細觀察一番,那竟然不是普通的沙子,而是玄鐵鐵沙!

玄鐵是劍常用的材料之一,而李明箐修行的也是武夫的路數,故此她對玄鐵有一定的了解。

那是一種用途十分廣泛的金屬,特點是堅硬而且沉重,比普通的鐵貴重,卻也不算什么珍貴的物資。

普通的鐵比玄鐵軟,不斷摩擦必然會留下刮痕,而陳茍手中的大鐵鍋卻依舊光潔如新,也就是說,整個鐵鍋都是玄鐵所造!

“那得有多重啊!”李明箐暗嘆了一句,緩步走到陳茍面前,道:“世兄,能不能把鍋給小妹瞧瞧。”

“沒問題,只是……”陳茍有些疑慮,又道:“就是個鍋而已,實在沒什么好瞧的。”

李明箐執意要看鍋,陳茍便用靈活的手法,把鐵鍋轉了半圈,換了一個方向握住手柄,然后才把鐵鍋遞給李明箐。

“有點兒重,小姐要當心點。”

李明箐學著陳茍的樣子單手握住手柄,朝陳茍點了點頭,陳茍會意隨即松開手。她早有心理準備,卻依然沒拿住,直到行功運轉真元,才穩穩把鍋握住。

李明箐心中暗嘆:好重!鐵鍋加上鐵沙,只怕有五十斤以上!

“世兄是從什么時候這樣練習廚藝的?”李明箐試探著問道。

“自從我記事就這么練了,每天至少兩個時辰,有時候甚至練一整天,全年無休風雨不改。”陳茍如是道。

“可是這個鐵鍋那么重,小孩子怎么可能拿得起來?”李明箐狐疑地追問。

“當然不行!我剛開始練習,是用其他比較輕的鍋,然后慢慢換重的。這套鍋和勺是家父傳下的,我三年前才拿出來用。第一次用它們的時候,也像小姐那樣,拿都拿不穩。”

“小妹不過一時輕忽大意!”李明箐不肯認輸,但還是乖乖把鍋交還到陳茍手中。

陳茍接過鐵鍋繼續練習,李明箐目不轉睛地看著,愈發覺得陳茍翻炒的動作極不簡單。

陳茍每拋鍋一下,右手就會以十分驚人的速度翻炒內里的鐵沙,竟然快得讓李明箐看都看不清。

李明箐原以為陳茍只是一個普通人,但經過昨晚的炒飯與及今天的鐵鍋,她愈發看不懂這個少年了。

平凡的表象之下,到底隱藏了什么秘密,真正的陳茍又是怎樣的一個人?李明箐被極大地勾起了興趣。

李明箐再次看得入了神,眨眼間便過去了半個時辰,陳茍終于放下鐵鍋和鍋勺,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陳茍朝呆滯狀態的李明箐打了聲招呼,說道:“小姐是在等在下做早餐嗎?是的話,在下這便去做幾道拿手的點心。”

“小妹才不是!絕對不是!”李明箐分明就是因為嘴饞而來到院子的,卻無論如何也要嘴硬不承認,冷哼了一聲,說道:“小妹早吃過了,就不勞世兄費心了。”

李明箐趕緊快步離開,只是沒走幾步,肚子便很不爭氣地咕嚕叫了一聲。

那些菜肯定有毒……就算菜沒毒,那個人也肯定有毒!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歷史小說
  3. 空間小說
  4. 驚悚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